首页 > 经济, 感想 > 战略是方向

战略是方向

战略重于战术。错误了的方向,加上精湛的战术,可能是更加南辕北辙。

那么看看海边老王对本年度下半年兲朝经济形势的分析吧—

下半年经济的趋势

 作者:王海滨
   我赞同天胶高峰论坛几个主讲人的说法,当然我也有不同意他们观点的地方。

   简单叙述一下。
   在这里我一直说到一个货币内生的道理,但是没有展开来说过,很多朋友不明白。货币内生的观点是凯恩斯提出,弗里德曼代表的货币经济学派发展了这个观点。在一个经济体内,最初是国家发行了基础货币,与一个国家的经济总量相匹配。当经济开始运行,银行体系和商业体系交互发生作用;比如说你买一个房子,一部分是自己积累的,7-8成到银行贷款;房产公司拿到这笔房款后,放到了银行;银行因此又把银行帐上这笔钱贷出去。比如说贷款给了另外一个买房人,房产公司又把这笔钱放到了银行帐上….如此循环,最初比如说100万的房子款项,在银行最初的帐户上是100万人民币—买房者的20-30万自有资金也在银行帐上,在几次买卖后,就释放出了上千万的流动性,这就是M2。美国的货币流动效率高,大概在1000万左右;中国的货币流动性效率低,大概在400万左右。
   同时,我们国家是一个出口强制结汇的国家,因此当顺差产生的时候,央行和银行帐上就多了很多额外人民币现金,这些经过上述的循环,就让经济体内的货币流动性多了数倍,因此你会看到天量M2。
  现在央行和各部门做了什么事情呢..第一是提升准备金,第二是房地产限购。同时,客观上出现了贸易逆差。那么你认为会怎么样呢…
   那就是流动性紧缩准备金率提升降低了商业银行信贷循环的头寸;同时房地产限购,交易降低,导致了货币循环的频率大幅度缩小;同时逆差导致的人民币释放也结束。这个时候,所有的银行都面对流动性紧缩的问题。
   中央财经大学的蔡教授讲到一个更深的地方,那就是为什么外部CPI还这么高,似乎市场上流动性还很泛滥。这是因为房地产受到调控后,大量银行体制外资金泛滥。蔡教授认为同时存在银行流动性紧缩和市场流动性泛滥的情况。
   但是银行流动性的缺乏迟早影响市场流动性。
   我试图猜测央行的心理状态,由于3-4月份有1.3万亿人民币央票到期,前两次提升准备金已经回收了大约7600亿,央票回收了700亿人民币,再提升准备金一次,就可以回收其余资金;同时,通货膨胀导致的压力,比如说上海集卡工人的散步,已经震动天庭。我相信在权衡地方政府和国营体系的利息成本压力和维稳之间,以及蔡教授提到的银行体系压力,会迫使央行走上加息的步骤,可能加息3-4次。
   同样的,我也不认为加息会带来热钱,说这些话的人多半不是实际金融经营者。欧美资本投机的首要条件是安全,【完全赞同。其实任何职业投机行为(非赌徒式)都绝对以安全为唯一的条件。这就是职业与业务的区别。】中国经济的衰退趋势和紧缩带来的投机商品比如房地产、大宗商品、股市的暴跌可能性,已经让热钱远离。我认为在海外,做空中国经济的可能性已经远远超过了赌人民币升值的投机需求。
  政府调控经济的两个举措是犯了大错,一是行政干预价格,比如说房地产和民生用品。压制房地产的交易并没有带来价格下跌,而是量跌价涨。而对民生产品的干预已经导致大规模的短缺,比如说电力缺口。另外带来的就是隐性通货膨胀,许多厂家减小了包装。如果发改委继续干预,就会导致大量厂家退出市场,或者倒闭。而与此同时,燃油价格却不在调控范围内,这引发了山东、河南的蔬菜暴跌。为何…许多人把责任归结在中间环节,因为市场零售价格并没有跌下来。原因在于,燃油费和其它环节产生的成本暴涨,导致中间商无力可图,同时由于市场被迫不得提价,大量的经销商不再经营,中间需求降低,菜农的供应被压制,同时价格也被压制。集卡工人的困境也是如此。
   第二个大错就是提升准备金率,却不肯加息。国营体系和地方政府需要低廉成本的资金,由于地方政府巨额的债务风险,导致这两大利益团体给央行施加了压力。加息是打击通胀的唯一良好的办法。我在经营企业时借过高利贷,一个月10%。也就是说民营企业不在乎加息,对他们来说,现金流超越了成本。蔡教授更深一步讲到,只有高息才能够压制国营体系的资金浪费,使民营体系借到款。民营体系提供了7成的就业,而国营体系有资本优势后,会大量实行产业机械化和职业精英化,底层的劳工会因此丧失就业机会。
     目前的局面就在于通胀未能压缩,提供最大就业机会的民营企业陷入死亡边缘,大量的企业倒闭,媒体也证实了前些日子传言温州高利贷崩盘,人员逃离的事情。
   这个局面,银行的流动性紧缩传导到实体经济,就会产生不可收拾的结果。
   与此同时,我们还面临另外一个把头顶悬剑:美联储的态度
   美元的疯狂暴跌,和黄金、白银的发疯已经到了过度超卖的局面;由于标普调整美国评级到负面,美国媒体所给与的警告:黄金的暴涨是否意味着美国已经broke了,完蛋了。可能会迫使伯南克考虑加息的时间。
   当然,众所周知,伯南克是一个非常强硬的有主见的经济学家和主政者,我们可能在周三的记者招待会上听不到改善的说辞,但是小概率事件,他也可能松口。
   一旦美元进入紧缩周期,大量资本迅速逃离中国的话,在等待已久的大量对冲基金做空下,我们能够想象的就是经济和大宗商品同时崩盘。
   那么如果美国不作调整,原油、黄金、白银再疯一下,而中国在第三季度放松紧缩;在第四季度放松房地产,能否拯救经济。
   我认为如果美国进入不可逆转的经济复苏和加息周期,我们抵挡不住疯狂的资本回流,一切都无法挽回。【中东民主运动,客观上拯救了垬,本来在非洲无节制投资和扩张的脚步被迫放缓甚至停滞,另一方面,加强了对内的控制和搜刮,乍富的人,最不能忍受的是身价暴跌,他的自救会是疯狂的、暴戾的、矫枉过正的。最终,一切损失会转嫁到体制外的所有人身上,直至小概率事件的发生。】
  【最后想说一句:作为大宗商品期货投机人,本文作者感到恐怖的前景,跟当政的垬不是一个立场,更不会是一个角度,因此结论一定不同。我认为:垬是不怕再倒退到四面楚歌的时代的,因为它经历过了,它也有所防范了,它是不惮这方地界的百姓再过上N个世纪的原始社会,毕竟对他们来说,可进可退(当年GMD的遗老遗少不是都在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过得平静幸福吗?有些甚至永久地剥离开了这片土地和文化。)那么作为不想成为不幸的大分母的人,如何自救,当务之急!】
Advertisements
分类:经济, 感想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