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中国经济现状(zt)

中国经济现状(zt)

8拉之前先跳一下国际板大神:

1、  美元短期依旧没有反转可能,蓄积的力量应该连一次中级反弹(如2010年中)的力度都不够,应该是一次力度更小反弹而已,跨度和高度甚至不会超过2011年年初。因此,针对又一次出现的囤积美元的鼓噪,我觉得大家应该多留个心眼。

2、  美国经济也没有反转,危机爆发后前期银行为主的金融风险得到释放,在联邦政府的强力介入下,部分不良资产也得到处置。特别是遭受危机洗礼的支柱银行BAC、C、JPM、WFC等在政府的bailout扶持后进行了不良资产的安置和消减。完成或部分完成安全设置重建的金融系统目前运行的更加稳健。但是由于居民财富失血过多,政府在这次救助中积极财政和货币政策累积的债务过重,新一轮危机也在以较快速度积累起来。当然这次危机的性质根本不同于2007年以前“击鼓传花”的泡沫游戏。不会有什么破裂之类巨大而直接的冲击波。但正因为此,这次危机的积累将严重拖累美国经济至少5-8年的时间,因此,不管二次探底的争论如何,也不管是不是二次探底多么的难以界定,美国经济必将在目前的低位持久运行2年以上。因此,那种一蜚冲天的小概率事件目前基本可以忽略。

世界经济是多元的,美国不是全部。但是如果我们把中国和世界分成两部分来看,那么美国的走势基本就是国际的未来,因此其它的基本可以不用太多费神。本来德国是一只不可忽视的力量,但是深陷欧元的负累,它对世界的影响力严重被老迈疲软的欧元区拖累了。日本经济在福岛危机之前已经出现国际份额系统性下滑的问题,福岛问题严重挫伤了日本的经济,更是打击了国民的信心。日本是个不屈的民族,他们一定会找到办法,但这需要时间,因此,日本目前不会给世界经济带来太多的积极变数。

全球经济最大的变数在哪里?

中国!

既然现时阶段中国是仅次美国对世界经济影响最大国家之一,那么要了解世界经济走势不可避免的要了解中国经济走势。要了解中国这个极其特殊的经济体,我们必须知道中国经济中最大量的财富有谁控制?如何控制?决定经济走势最核心的资源是如何配置?全社会最核心的经济活动如何运作?如果不了解这些而是简单的推论经济崩溃了,房价暴跌了,这些东西最终贻害的只能是自己。

首先必须明确的是:进入世贸组织近十年,中国目前已经是市场经济了么?这个问题国际社会已经给了答案。不过国人对这个问题能搞明白的不多,因此这里我必须明确的说出,中国不是市场经济!有人说,既然不是市场经济为什么还会让我们入关?这个问题可以从两个方面找到答案:① 过去二十多年中国也只有中国才具有给全球供应具有独一无二价格优势的“made in China commodities”(中国独特的政治体制给经济初期发展提供了比印度等民主社会更加优越的保障,这个问题是个很复杂的话题,不展开讨论);② 发达经济体经济扩张达到极限后需要一个寻找新兴的买方市场。西方世界因为有了中国这个大车间而连续幸福了十几年,从经济崩溃的文革中走出来的国人因为有了一个可以挣钱养家糊口的机器不但吃饱饭有了积蓄,10亿人口并具有潜力的市场(政治稳定基础下,经济快速发展初期必然伴随着社会宏观购买力的螺旋增长)是无法拒绝的。

为什么说中国经济首先去八卦中国的经济性质?因为,今天我们接受的电视新闻、网络媒体、平面和纸质媒介,基本所有的经济观察、经济理论、经济解释全是市场经济范畴的理论和应用。全球至今并没有一个强大到中国这种地步的超越市场经济的“国家资本主义”经济体出现过。因此,所有在中国出现的问题和现象都是独特的,具有绝对exclusive性质的,即使和前苏联的经济也有巨大的不同(当然从前苏联吸取了教训)。“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全球最强大的政府”,二者结合后就成了全球最大的X因素。而我们习惯从西方经济学中找答案,这是一种本质的错误,因为即使完全符合了经典经济学的所有促成因素,但是预期结果依然没有出现,因为市场部分100%的正确,也仅仅满足了一般条件,只对了50%。还有一半属于“秘而不宣”的“政治经济学”。

当然,上文中用到“全球最强大的政府”这个词,关于这点一定会有很多人会嗤之以鼻的。难道中国政府强大到超过美国政府?!真实情况可能确实超过很多人的想象。虽然几乎每个Federal Reserve利率变更数据出台前全球都会屏息聆听,但是美国对世界的左右更多还是要通过金融财阀之手去运作。别忘了,美元也是市场化的,联储不能决定市场,当国家意志和市场出现对立时,它更多的时候是平衡,而没有能力去强行平仓。这一点很多时候看似差距不大,但是在经济走势不定的时候,这往往是决定性的。如果在考虑中国政府对经济命脉的全面垄断性的控制,结果就是中国政府对市场的干预能力要N倍的强于欧美。美国强大在于其“官+民”对国际市场的操纵能力,中国政府的强大在于其对微观经济(本国经济)的绝对干预能力。

有人说中国政府虽然可以直接干预市场,但是中美经济总量的差距决定中国政府对经济干预效果不应该强于美国。这其实是被一种表象所迷糊。美国政府手中有什么?除了美元外就只剩下一大堆bill、notes & bond的Treasury Securities。而中国政府呢?这块土地上有什么不是他们的?中国居民沉淀最大的财富是什么?房地产,但我们的房地产是什么?今天20000元/平米的价格,如果政府愿意明天可以变成2000元/平米的价格,后天如果高兴也可以把你折腾成30000元/平米。这个极端的例子是想说明这些财富本质不是你的,是政府的。最大的赌场更是政府的,花了48元买了中石油就成了股东的错觉可以在一夜之间让你花一辈子去理解。更不用说那些被政府直接掌控的水电煤汽油和矿产资源。因此,中国政府只要愿意基本可以动用这块土地上所有的资源去实现某种被认为是需要应对的国家意志。有人说,事实上不可能真的达到这种为所欲为,不错,会有失效的时候。但是只要“势”把握住,基本不会有意外。(这里“势”的把握是指对各种权力使用的阈值。比如股市事实是国家的,但是如果过度无休止的圈钱,涸泽而渔到最后失势,政府就会暂时失去操控功能。再比如地产调控,房价过高,适度打压是一种对“势”的主动把握。看看今天的通胀形势就知道,如果去年不进行地产调控,那么地产在过去的一年里可能又翻了一番。那么结果是什么?地产差不多就真的要崩盘了,至少现在北京和上海的房价正在50000元/平米以上的价格高位滞涨,不出半年,今年年底可能就会带动整个地产的全面崩盘,中国经济会快速的硬着陆,没有任何悬念。但是政府及时插手,控制价格,控制涨幅到适度下跌,那么风险续集就会减少,地产泡沫破裂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但是同样,打压是有度的,过度的打压,导致市场心理完全逆转,买涨不买跌心里形成后,同样会失“势”。这种失势虽然和价格疯长造成的后果不同,但是漫漫下跌导致居民资产缩水所带来的大通缩和结构性通胀并存局面,将会把中国经济带到一种不可避免的政治绝境,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冒这个险。即使今天的相爷想这么孤注一掷,储相也不会答应的)。有人说,中国政府有这么强的掌控力么?不错,对经济控制关键在前瞻,如果真的到了泥沙俱下,即使掌握全国资源的中国政府也没有能力改变诸如股市雪崩、地产崩盘之类的超动量的颠覆。正因为此才要提前防范。

地产调控至今已经初见成效,这点是毫无疑义的。虽然很多措施是短期的、短视的、甚至是畸形的,但这也正是一个强大而特别的政府所拥有的特殊能力,我们只能说存在就是合理的。问题是,下一步怎么走?从最近各种媒体宣传看出,楼市还要继续,紧缩货币政策也将维持。最大影响力的美国昨天也定了调,那么中国的后市到底怎么走?要想搞明白这个问题首先要了解中国最近宏观经济运行状况。

中国经济好坏首先要看GDP,这点不得不说国人的某种误解。我们必须尊重现实,中国不同于欧美。欧美即使GDP增幅有限,只要能基本保住岗位就不会有大问题。但是中国社会发展不平衡,经济发展不平衡,全社会宏观就业对制造业的偏好性等等问题决定第一重要的数据是失业率(虽然我们的失业率数据至今还是个迷),由于失业率的影响是全面而深远的,它不但影响着所有产业链的上下游,而且对社会稳定有着非常基础的影响作用。没有足够的经济增长速度,就意味着经济循环将快速恶化,社会管理成本将成倍的增加,持久的低增长产生的负面效应是难以估计的。那么近期的经济增长数据如何?

连续四个季度GDP的放缓:
说明了一个问题:在货币投放基本没有减速的2010年第一季度,GDP增速放缓说明经济增速的下行并不是银根紧缩的结果。换句话说就是2009年里靠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在2010年撞上了南墙!



同时也提出另一个问题?2010年第二季度继续下滑的GDP在随后两个季度为什么能低位维持?这个我们可以从下面几个图中找到答案。

① 首先是投资的继续。从固定资产投资增加可以看到,在2010年最后几个月银根收紧的大环境下,固定资产投资丝毫没有减弱,而是强过应对危机超大力度投资的2009年,更有甚者,在银根继续收缩的2011年,固定资产投资竟然还超过同期的2010年。因此投资依旧是一只没有减弱的增长力量。这里面除了地产投资外,中央产业振兴投资平台和地方政府投资平台的后续投资不可忽视。



② 社会消费,居民中长期消费出现一定程度的减速(数据改天上传),社会零售品销售额同比也出现不错的增加。





从上面几个数据看出,GDP拉动的几个核心动力都还在运转,但是除了出口外,投资、消费同时出现不良趋势。中央和地方政府受制平台债危机,本轮投资循环结束就会出现一个断档期。地产继续打压,地产投资肯定会出现逆转(指望保障房是没用的,具体原因不在分析)。那么投资必然的下滑会对GDP产生直接的影响。

消费总体依旧强劲,这说明这些年发展的成果。但必须看到随着经济速度的减缓,就业和收入会受到影响。同时在通货膨胀的胁迫下,消费已经出现环比下滑的趋势,我国居民消费是稳定消费,因此,下滑的趋势会对经济增长产生重要的影响。

表现最好的算是出口,但相比2010年同期快速增长的出口增幅可以看到,2011年出口增加曲线非常平缓。这背后既有劳动力成本和环境成本的原因,也有国际产业链重置竞争等因素。可以预见的是,由于欧美经济不会一蹴而就,国际竞争会更加激烈。国内受制于分配压力的必须缓解,劳动力成本没有下降的回旋余地。双重夹击下,出口想有更大的突破会非常苦难,因此,出口不会再给予额外的支撑。

规模工业企业产值总体还算不错,但是在百般努力的情况下出现下滑的数据最让人忧虑。这个数据不但说明实体经济运行遇到了瓶颈,同时社会用电量等数据也说明这个稳定而略有下滑的工业数据开始否定被寄予厚望的产业结构调整。作为经济增长重要前景数据的采购经理人指数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经济增长中遇到的问题是十分基础的而且问题还在积累。特别是PMI中和紧缩货币政策重合的趋势线说明经济增长的主动力还是货币推动,这说明中央的货币政策难题至今没有在轰轰烈烈的产业调整中得到解决。






总体归结可发现,在货币政策收缩的情况下,GDP增长回落几乎是必然的。这不是什么主动转型的结果,这几乎都是不可逆转的因素促成的。这同时抛出一个问题,最大的变量也就是投资拉动力面临再次调整?!

当然要调整也没有那么容易,首先要看社会容忍度如何?每一个政策的实施都需要一定的缓冲空间。那么今天以CPI为核心的物价体系还预留多少政策空间?我们看两个核心的数据:


CPI高位运行是热议话题,不多说。从最近两个月的PPI(和CGPI数据看出,到目前为止国内的通胀基本快要到头了,如果不是洪水等问题6月可能就是峰值(不过已经是恶性通胀)。伴随着物价稳定基础的强化(考虑到近期欧美通胀压力加大后的联合行动,昨天国际能源机构和美国释放储备原油平抑物价),虽然通胀管理已经食言,但是后期通胀可控不算是一句空话。

既然通胀忧虑不大(天灾人祸如果继续就难说了,毕竟目前的通胀是在供应充足的条件下过量货币促成了。如果严重灾害导致供应不足,那么给货币政策调整带来难度也是可能的)。那么接下来就是在经济增长和维持多高的通货膨胀系数中寻找平衡了。如果8月份CPI能降到5以下,同时当前的紧缩货币政策持续到8月,地产价格下行已经逐步形成趋势性的走势,地产业资金链紧张到随时会断裂;地方政府借着保障房等授信榨干所有能够得到财政资金和银行信贷额度;银行资本不足到了隔夜拆借屡创新高,不得不去违反承诺去股市融资;给金融和实体供血的股市彻底了无人敢进的屠宰场惨遭遗弃;中小企业面临银行无钱可融民间信贷高到瞠目结舌的境地。那个时候紧缩的货币政策还会继续么?

按照目前经济开始碰触地面的颠簸迹象来看,8月份将是中国经济软着陆还是硬着陆的政策分水岭(8月份左右政策将会逐步明晰)。如果继续收缩到2012年第一季度末,那么经济硬着陆概率将大增(40%),维持到2012年下半年硬着陆的概率可以达到70%以上。如果在今年第三季度后半段右转,那么一场企图软着陆的赌博将在储相的推动下起航,能否成功2012年下半年可见分晓(只要控制住房价基本稳定,经济软着陆概率可以达到60%)。

Advertisements
分类:经济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