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人文, 经济 >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倪金节 經濟評論文章三篇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倪金节 經濟評論文章三篇

《三大政策失误加剧中国通胀》、《食品危机根在农村衰败》、《找出中国新富移民的根源》均為當前兲朝社會熱點啊。

第一篇:

目前,通胀失控风险正在急速上升,高通胀或许将全面裹挟中国经济。官方新近发布的CPI已高达6.4%,超过了经济学上定义的“严重通胀水平”,这是任何政府都极力避免的通胀数字。

而且,通胀预期亦已形成数年。不少民众和专家学者,对于官方统计数字是否反映了真实物价的上涨水平,深表疑虑。7月9日,经济学家许小年在其新书发布会上公开说,现在的通胀不可能只有6.4%,这一数字乘以2大概才能反映真实情况。

笔者认为,眼下通胀形势愈发难以控制,根子在于政府不愿承认过往金融政策农村政策产业政策已经犯错的事实,不愿正视通胀因素的客观存在性,总是寄希望于通胀能自动回落,没有纠正失误的决心。而且随着近些年市场经济的倒退行政干预力度过大权贵资本主义开始发酵,复杂的利益纠葛,使得行政决策迟缓而错乱,治理通胀成了“口号”式教条。

金融政策的犯错已经无需过多阐释,过去十年,尤其是刚刚过去的两三年的信贷大跃进,基础货币量的短时间内跳升,早已经为恶性通胀的发酵奠定了坚实基础,各种分析汗牛充栋。

不过,就是在举国上下,对货币超发已经渐渐形成共识之际,货币政策仍然是处于名义上紧缩,实际仍然宽松不堪的状态。虽然央行几乎月月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偶尔也提提存贷款基准利率,但是负利率依然高达2%以上,M2增速仍然维持为16%左右,远超GDP增速,月度新增贷款动辄五、六千亿元。现在中国M2高达78万亿元,按照现在的增长速度,两年后就将跨过百万亿元大关,M2与GDP之比、信贷与GDP之比只会愈发离谱。如此调控之下,通胀怎会回落?

农村政策的失误亦十分明显。近期,猪肉价格之所以动辄以50%以上速度飙涨,固然一方面与猪肉市场供求周期密切相关,但更为本质的原因还是农村经济的凋敝。由于这些年过于关注城市化,已使得农民从事农业生产的积极性大幅度下挫,土地出现大量的荒芜,富有体力的劳动力也大多不会留在农村。本来,农村应该成为城市粮食、蔬菜和食品的主要提供者,而如今不少农村也已成为农产品需求者,两相重叠,使得供求关系加速失衡。要是在过去“自家有肉”“自家有粮”的情况下,猪肉价格、粮食价格暴涨的可能性会大幅减小。政府漠视“三农”,农产品价格只能以上涨来表达无声的抗议。【此觀點未必。證據是看看從“地頭兒”到“市場零售”的價格差,就明白了,中間環節出了大問題。而能夠操縱和控制中間環節的是務農的還是消費的?都不是,那麼是誰?!—你懂的。】

最近,中央专门召开了水利工作会议,全国媒体也一片高调宣传,但这一次恐怕又是只见“雷声”,难见“雨点”。年初的一号文件重点也放在了农田水利建设上,但之后的半年多除了迎来一波水利板块的炒作,未见对农村基础建设有什么明显的效果。此次政府打算未来几年投资4万亿元,大力兴修水利,很难想象,在目前的官僚环境中,这笔钱有多少能真正兑现为实实在在的基础建设。2005年之后,政府提出了新农村建设战略,每年也有近千亿元的新增资金投入,但农田水利建设并未得到改善。实际上,不少地区使用的农田水利设施,依然还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兴修的,虽然已经千疮百孔,但依然是抗旱、蓄洪的主体工程。尤其是,现在的县级以下官僚系统,渐渐地趋于腐败化和庸态化。没有大力整顿吏治的前提,这次的4万亿元,恐怕不可能改变农村农田水利建设瘫痪的现状。【我認為:官僚體系最大的問題出在了省一級,這一級如同人的腰椎,位置不算特高,但是最吃力!是人體動作的最大支撐。那麼看看現今的兲朝這一“關節”,這才是大問題。】


产业政策的失误更是显而易见。过去十年,房地产长期霸占支柱地位,不仅仅祸害了金融系统,蚕食了民众的创造性,最直接的恶果是造就今日高通胀。由房价泡沫带来的地租式通胀、产业空心化,已经成为拉升物价不断攀升的重要力量。


而且,这些年决策层只知道出台此起彼伏的产业规划,所谓的“顶层设计”不断,国进民退浪潮席卷各地,可就是见不着经济效率的提升,真正有竞争力的、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匹配的企业遥遥不见踪影。如此产业环境之下,自然没有劳动生产效率的提升,只能不断以消耗资源能源为代价,维持过往恶性的增长和通胀路径。


随着大量企业逃离实业,一方面不少民间资本以热钱形式游离于资产市场,不断炒高产品价格,另一方面制造业只能在夹缝中生存,社会总供给趋于缩减。成本推升和供给减少,两个因素叠加,使通胀形势更为严峻。虽然决策层亦对此也早有认识,但是在复杂的利益关系面前,尚缺乏“壮士断腕”的勇气。


中国通胀已出现失控风险。如果在接下来十年里,不能系统纠正已犯的失误,只是提提准备金率,连加息扭转负利率都不愿意,那么从根子上打击通胀,强力推进经济转型更只能是奢谈。


笔者认为,虽然持续大幅加息,彻底逆转货币环境这样的治本性政策,短期内可能会造成经济的“硬着陆”,恶化中小企业生存状态,但如果不这么做,只会进一步固化目前的“豪赌恶性通胀、依赖投资和房产泡沫”的不可持续发展模式。


过去十年,中国GDP翻了两番,多数统计指标,都足以显示这十年是中国经济史上最繁荣的时期,但普通民众则很难同步体会到自己生活水平的提升,面对不断攀升的房价和通胀、不少人都陷入深度焦虑。新时代呼唤全新的发展思路。单凭GDP、单凭印钞票,不是长久之策,中国需要找到真正能使经济强大起来的武器。

第二篇

最近,中国食品安全事故频发。5月9日,《人民日报》报道称,中国9成食品含有添加剂。加上在4月份集中曝光的染色馒头、毒豆芽、毒生姜、牛肉膏等食品安全事件,民众突然发现,中国食品安全已经到了濒临失控的边缘。“凑合着吃”开始向“还能吃什么”转化。

眼下,媒体和社会将所有的责任都归咎于监管渎职和道德滑坡,鲜有人将食品安全事件频发与农村的衰败联系起来。

“我们GDP成为全球第二,但农村还停留在原始状态。最近出现的墨染粉条、毒奶粉、染色馒头等食品安全问题主要原因在于我们忽略了农村,只把目光盯在城市,忘记了农村的生产有多么低水平。”

说出上面这段话的不是经济学家,而是一位对中国农村有着深刻体验、正在大力养猪的亿万富豪,网易的CEO丁磊。当我首次在报纸上看到这段文字的时候,我的心灵深处极度震撼,在铺天盖地的分析评论中,唯独他的分析直指了中国食品危机的根源,彰显了企业家的悲天悯人情怀。

虽然类似于染色馒头这样的食品安全事件,纵使没有农村的整体衰败,在城市里一样会发生,把食品危机根源完全归咎于农村衰败过于苛刻,但是当下的农村真实的经济萧条,绝对是加速过去这些年食品安全不断恶化的重要根源。如果农村没有那么多的荒地,农民务农积极性较强,劳动力没有全部外流,中国的食品安全绝对不会呈现出今日这般的惶恐不安。

每逢春暖花开的时节,很多南方人都会想念“老家”的那金黄一片的油菜花。每年春天我回安徽老家的时候,都会被这美丽的油菜花所吸引,儿时在花地里面嬉戏的情景历历在目。可如此美丽春光之下的农村,只剩下了常年缺乏母爱的留守儿童和医疗保障不全的老人,只剩下了符号性的房子,只有了臭烘烘的水沟。我常常与身边的来自农村的朋友聊天,他们都在感叹“老家”的面目全非。

的确,中国农村现在真实的衰败和萧条状况,绝对超出了多数人的想象。由于农村近20年,尤其是刚刚过去这10年的急速萧条和破落不堪,农村的生产水平已经十分低下,青壮年劳动力长年在外为中国的“城市化进程”添砖加瓦。特别地,随着80后和90后新生代农民工成年,农民从事农业生产的积极性大幅度下挫,土地荒芜成为普遍现象,富有体力的劳动力也大多不会留在农村。像中国这样,有三五亿人长期不是在居住点附近就业,而是在全国地域范围内大规模的流动,着实是举世罕见。

这种模式的长期存在,对于中国经济的负面效应已经开始显现。其最致命的负面影响是农民自己不养猪、不种粮食了,更别奢谈畜牧业、渔业、林业等多种经济形式的发展了。现在中国最广大的农村,像石化、造纸、纺织等高污染项目,往往成为那些所谓的“富裕”村镇的经济命脉,而与之伴随的则是工业垃圾带来的重度污染,甚至出现令人毛骨悚然的癌症村。于是,食品全部等于工业化生产制造。

甚至可以说,现在的中国农村,都没了上世纪30年代初期,费孝通《江村经济》笔下所描绘的活泼和繁荣景象,农民的生活品质也未必能达到同等的境界。现如今的“江村”,在GDP增长上固然较之当年已经不可等量齐观,但是如果将全国十几万个农村整体联系起来看,农业发展的确未必能够达到1936年“江村”的水平。当然,这里所说的发展并非是物质层面的,而是整体的发展质量,从粮食种植、副业发展、贸易、家庭、宗族等多方面衡量下来。

1981年11月18日,71岁的费孝通老人,接受了英国皇家人类学会颁发的“赫胥黎奖章”,并发表了激情四溢的演讲。“看到农业上有了发展,我感到高兴,但是为那种忽视副业和没有恢复乡村工业的情况而忧心忡忡。现在,历史的事实已经证明我当时的忧虑并不是没有根据的。”而时至今日,中国的农村不仅仅是农业上发展滞后,农村企业发展更是早没有了当年乡镇企业火爆时候的激情。


尤其令人担忧的是,中国房地产泡沫已经波及到最偏僻的小县城,乃至山区的乡镇。我在写作《好泡沫还是坏泡沫》一书的时候,除了到主要大中城市调研,还花了不少时间集中走访了安徽和江西的小县城和乡镇,最近两三年的房价普遍一飞冲天,很多国家级贫困县的房价都已经超过了4000元。这样的事情并不鲜见,房地产泡沫着实已经蔓延到乡村小镇。由于房产的暴利,县城或乡村的一些富余资本,过往一般会投向与农牧业相关的产业,但在如今的经济浮躁年代,“江村”式经济被房地产农村经济所代替。


现在的现实是,虽然2004年到2011年,每年中央政府的“一号文件”都是关于“三农”的,但是地方政府却没有把农业问题放在突出的位置,不重视农村和农民利益的问题比较严重。地方官员动不动就是建设国际的大都市,何来心思改善农村红利面临枯竭的问题。地方政府的不重视,对农村的投入不足,加上农民在城市的收益远高于农村,农民自然没有动力提高农村的生产水平。这是丁磊口中“农村处于原始状态”的一大主因。


去年11月,一本叫做《中国在梁庄》的书,翔实记录下了一个村庄近30年来的变迁,以近似纪实手法呈现了梁庄在城市化进程中出现的问题,农村自然环境的破坏,农村家庭的裂变,“大国敝村”成为过去这么多年,以及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内的无奈现实。这本书虽然在社会上产生了一定的反响,但是由于社会整体氛围的急躁、烂书充斥于市,农村凋敝的现实并未引起多大的关注,更不可能上升到政策层面。


只有从现在开始,尽快转换“盖楼”城市化模式,重新审视农村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虽然在文件和口头说起来总是那么好听),同时辅以强力监管和社会道德体系建设,食品危机才有正解。只有中国农村的经济状态能回归正常生产,食品安全就不再是问题。到时候,也就不需要那么多的工业化流程生产出来的食品了。


30年了,中国经济早已经矛盾丛生。任何单一的政策或改革,都不可能斩草除根,解决所有问题。近几年经济社会矛盾的爆发频次越来越集中,破坏力亦愈发增强,当此之际,系统性的改革真的必须提上日程。可惜,眼下的中国,早已经没有了改革之初的那股锐气。


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或许我们将继续吃着有“毒”的食品、回忆着破败的“老家”。这样的苦闷日子,何时才能够结束?

第三篇:

4月20日,招商银行和贝恩公司联合发布的《201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显示,中国最富裕的一批国民当中,接近一半的人考虑过投资移民。当前,中国有50万人投资资产超过千万,投资移民意愿强烈,该报告受访者的亿万富翁中,约27%已经完成了投资移民。而且千万富翁投资国内房地产的热情下降。


形势看起来正在发生变化。随着过去十多年中国资产价格的急速泡沫化、经济浮躁氛围空前高涨,中国这批新富通过投资房产、股票等资本品,或者兴办实业、钻营资源开发,或者博取巨额灰色收入,已经快速地堆积起了不菲的财富。


可是,新富阶层却已经不安于在国内继续纠结下去,在中国大把“赚快钱”任务完成之后,潇洒地拉起行李箱,飞到海外去享受蓝天白云,正在渐渐成为新富阶层的共同心理。并且,最近几年新富阶层有朝着年轻化的趋势发展,“富二代”、“官二代”群体正成为移民浪潮中的大头。尤其对于那些在房地产泡沫膨胀过程中,积累起了巨额财富的人来说,眼下的楼市风险已经到了极大的时刻,加上政策的不透明和反市场,新富阶层逃离房地产也就完全可以理解。如果这一趋势得以延续,房地产市场硬着陆的概率也将再度上升。


过去30年,中国取得了令世界称奇的经济增长,工业化和城市化都步入了中间阶段。与此同时,民众的焦虑感也日趋严重。


在毒奶粉、瘦肉精、地沟油、染色馒头、毒豆芽等事件接踵而至之际,当温家宝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直言,“诚信的缺失、道德的滑坡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全民的集体焦虑也就有了独有的时代背景。


如今,无论是最普通的人民群众,还是投机资产泡沫获取暴利的商人、抱有实业之心的企业家,乃至位高权重的官老爷,每个人似乎都在抱怨工作生活的苦累艰辛,生存环境的恶劣危险。网络上的抱怨早就已经失控,现实中每个人的牢骚亦是随处可见。这的确是一个全民集体焦虑的时代。


不可否认的一个趋势是,眼下,中国国内的宏观经济形势甚是不明朗,投机成风和经济浮躁导致产业空洞化和经济泡沫化,宏观经济随时面临“硬着陆”的风险。近一段时间,唱空中国经济的国际机构和资本大鳄明显增多,信贷投资房地产三大泡沫随时可能让中国经济陷入深幅衰退。而且国内的法制社会环境亦是处于较为糟糕的状态。【基本上是最為糟糕的狀態了。】


如今,就连前几年“差强人意”的、不完全的市场经济,都有彻底滑向权贵资本强力干预下的反市场的可能,国进民退大潮愈演愈烈,加上内在的法制建设不完善,竞争交易环境更是与透明公开相去甚远。凡此种种,与集体焦虑相重叠,新富阶层加速逃离中国的趋势也就愈演愈烈。尽管去国外投资置业,生活养老未见得就没有类似的麻烦,但是只不过是在“比差”的过程中,看谁更糟糕而已。


当此之际,我们应建立更加法治化的市场环境,不能让反市场化趋势成为主流,同时尽量减少行政干预,让市场秩序更为稳定,逐步告别GDP崇拜时代,实现经济结构的尽早转型。唯有如此,持续多年的新富海外移民浪潮才有可能逐步减弱。否则,在新富纷纷离开之际,这么多年的财富积累也就成了别人的“嫁衣”。


		
Advertisements
分类:社会+人文, 经济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