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人文, 感想 > 平均的时代结束了

平均的时代结束了

 

下文摘自王佩記錄Thomas Friedman(弗里德曼)的演講。集中提示我們:一個沒有創新和技能與一身的特殊的人,在今後的世界裡不好生存了~當然,你可以活著,正如一頭豬甚者還不如;正如一棵樹甚者還不如。。。

最近兩年,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人類需要不需要節制自身的繁殖?

人道主義者們一定會毫不猶豫和斬釘截鐵地回答:那不人道!

其實,如中國這樣的所謂計劃生育,其實是極低水平和管理下的生育平均主義。(當然,它也知道並立法禁止近親和智障人士婚娶,其實就是怕其在自身仍無法自理的情況下,再繁衍出更多的“麻煩”,即便是無智障無殘疾的孩子,其也無法接受正常的教育和生活環境。。。)曾經聽聞,新加坡前總理、現諮政李光耀就生育問題的管理方式:(因新加坡國土和資源實在不足以獨立成國—請諒解這種說法,僅就其土地面積尚不及北京市的海淀區,資源更是無從談起,它立國的根基就只能是科技!)初中畢業的夫婦可以準生1胎;高中畢業以上的可以擁有2胎的額度;而大學畢業的可以3胎。。。這裡面其實暗含了一個悖論—夫婦均大學畢業的家庭其精神生活與物質生活都達到了一個想讀的質量水平,孩子數量的增加無疑將佔據有限的精力和時間。。。這些人們自己就會衡量從養育孩子的樂趣與自身追求的矛盾,極少有人肯用完那個額度。。。這與日本的家庭分工式不同。至於那個更合理,這裡不做分析。

在下覺得,預期用所謂人道主義指導下的隨意生育,然後令其在社會競爭與自然競爭中悲慘地失敗(消亡),且浪費了培育資源,不若宣傳優生優育,讓每一個降臨人世和家庭的小生命都有足夠的空間和資源,都能夠被教育和培養到成為Creator~這樣,看起來ms個人生育受到了限制,不人道,其實,相較與社會的絞殺,不知要人道多少!老實講,我並不確定這樣的認識與上帝的意志有否抵牾,但是,看到如今大行其道的所謂Gay現象,又令我不得不認為我主的一貫行事:伸冤在我,我必報應!他又他的方式吧。

×××××××××××

Thomas Friedman的演讲:平均的时代结束了

[现场记录,舛误较多,仅供参考]

演讲人:Thomas Friedman 时间:2011年9月10日

由于不能来现场,托马斯-弗里德曼用视频做实时演讲。

托马斯-弗里德曼在演讲,现在是明尼苏达的后半夜,他在讲他的新书 That used to be us。自从达沃斯论坛跟jack ma认识之后,他准备开发中国市场。

今天下午我要谈的是,怎样应对IT革命和全球化,这事实上也是一种对教育的挑战。当我写这本书的时候,有一件趣事:我的第一本书《世界是平的》是2004年写就。现在我打开这本书,看到下索引,在F字头下,Facebook赫然罗列其中,书里还提到了推特,看来我的预言都对了。

世界是平的,并且从1.0过渡到2,0,不但以超连接(Hyper Connection)相连,而且内部也相连,所以互相依存。从美国的观点看,

最重要的,这是一场巨大的教育革命。工作场所越来越分化,有两种人:creators 和 servers,创造者 creator,做不同的、有价值的创造,而服务者,比如屠夫,糕点师傅,服务本地社区。由于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你如果是一个地方性的server,这个没问题。而一旦世界超级相连,越来越多的大公司使用更多的自动化技术、软件、机器人,不是廉价的劳动力,而是廉价智力。

做creator的,要学会做一个server,做server的,要学会做一个creator,只有集两种身份于一体,才能超过软件机器人和自动化设备。

每个人在今天都要问,我的专业是是什么。我不想被自动化,被外包,被数字化呀。

我们问了很多雇主,你们需要什么样的员工,我们还问了负责美国军事教育的人这个问题。答案是一致的,他们都寻找同样的人,即那些可以进行批判性、理性思维的人。每一个老板都在寻找,边工作边创新,再创新的人。

发明以及再发明,工作并快乐着。现在需要有批判性思维的人,同时也需要有创意的人。

都鹏公司的老板,有一个一线工人走到老板面前,告诉他机器的异响,这个员工知道问题所在,因为他在一线。

我所认识的一个华盛顿律师所开始聘用首席创新官。我问这个律师事务所的老板,Jeff,在你的所里,什么样的人最早被炒鱿鱼。答案是那些循规蹈矩,用老办法的人。什么样的人留下来?是那些用新方法干旧事的人,或者找新活干的人。

美国的新任联席参谋会议主席,曾经负责美国的军事教育。他之所以出名是因为2003年,他亲率一支队伍,进入巴格达。他告诉我,有一次在阿富汗一个遥远的边境哨所,他跟一个上尉谈话,惊奇地发现,此人能搞到的情报,居然比当年自己占领巴格达时还要多。于是,他就想,美国军队应该多多选拔训练这样的上尉。

于是在他的主张下,采取了新的军事训练法:

为每个新兵配发iphone,让他们下载app,进行学习和训练。这就是批判性思维加创新啊。

对我们的教育来说,面临两个挑战。首先,要把底层抬高,在美国,如果你不能从高中毕业将什么也没有,找不到工作,所以,我们要把底层提到平均。同时,我们还要把平均提高到世界水平。我们应该把创造,创新,合作,加入到美国教育的课程中,让更多人受到雨露滋润。

有人说,你是《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应该不会有什么挑战。错了,我的前辈告诉我,1960年代的报社里,一个好的专栏作家只需要与几个同僚竞争,并出类拔萃就够了。而现在,他则不得不要跟成千上万的写作者来竞争。我的《纽约时报》读者,可以上网看任何新闻,而不必依赖于我。我该怎么办?我需要把自己提高,因为平均时代结束了。Average is over。无论做什么,你要优于平均!

把国家分成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的理论过时了。现在的国家应该分成“高想象力国家”和“低想象力国家”。我只要有idea,我可以去台湾设计,杭州制造,到亚马逊销售,我可以找人设计logo, 思想的火化(spark of idea)是最宝贵的花。当你有了思想的火花,你可以改变世界,因为世界前所未有地连接在一起。

三件事,我要说。

  1. Think like a new immigrant 像新移民一样思考。没有什么属于我,我在一个陌生环境,我要更佳努力,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2. Think like an artison 像手艺人一样思考。 在中世纪,手工制造者们每次制造一个产品,一双鞋子,一只蜡烛,每天都带来新鲜特别的东西,把他们的才智都用上,我们要带来要为这份工作带来特别的东西。(bring extra to this job.)
  3. Think like a waitress. 像服务员一样思考。有一次,我在家乡跟朋友一起吃早饭,我点了pencakes,我的朋友点的量比我少,但是端上来的量却是一样多。女服务员对我朋友说:我给你了超量的(extra)。她掌控饭碗,这就是她的extra。

我对我的孩子们说,我们从一个连接世界,到一个超连接世界。在这个超连世界里,你不是在找工作,你需要历险得到一份工作。

每个人必须找到他们的extra,在这个特殊相连的世界,平均已经寿终正寝,每个人都应找到自己的特别之处。

我知道在杭州正有一群人在制造不同,寻找他们extra。

谢谢大家。

 

Advertisements
分类:社会+人文, 感想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