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人文, 经济 > 邪惡的“生財之道”(續)—生活中的經濟學

邪惡的“生財之道”(續)—生活中的經濟學

昨天剛剛寫了關於月餅券的博客,今天就見到一篇更詳細的文章:

月饼券从何处来,又往何处去?月饼有多暴利?业内人士解密百多亿市值“月饼经济”

月饼券是什么?是一张可以换取月饼的纸券?绝不仅限于此,在一张张花哨的月饼券背后,隐藏着一整套庞大的“虚拟经济”,它的流通过程是一条灰色利益链。

有时候,厂家在卖给你月饼券的同时,并未生产出相应的月饼。厂家仅凭这张自己印的“纸”,层层流通转回自己手中,就可以赚取相当于券面面值20%的真金白银。有人把它类比为“期货市场”。

一张小小的月饼券背后究竟隐含着多少潜规则?“月饼经济”将走向何方?请看本报记者深入行业内部所做的调查。

中秋节假期前,广州某公司管理人员梁女士手头仍有十多张不知如何处理的月饼券。“从来不爱吃,但是年年都要送来送去。我就一直想不明白,每年市场上这么多的月饼,到底是被谁吃掉的?”

梁女士的疑问有数据支撑,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广州市民平均每人吃三块月饼,吃月饼的量呈逐年递减的趋势。

然而与此背道而驰,广州的月饼销售量却逐年增长广州主流月饼生产商的月饼销售量每年都呈10%的增长。吃月饼的人越来越少,但月饼却越卖越多,这究竟是为什么?

黄牛的算盘:“干一个月,够半年花”

近一个月以来,广州某知名酒家门口天天人声鼎沸,他们都是前来买卖月饼劵的人。

一看到有私家车减速行驶,马上就有拿着月饼劵和价目表的“黄牛”靠近车辆询问:“要不要月饼劵?进去拿了饼再付钱。”他们手中的月饼券一百张一叠。

有人候在酒家门口,一有顾客进出,就上前问“卖不卖月饼券”。酒家店员熟视无睹,无人阻止黄牛们“砸场子”。

有的黄牛还充当了批发商的角色。一名姓李的黄牛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团队”早前以8.5折的价格从这家酒家的总店批发了一千张月饼券,然后到各门店门口想方设法以8.9折左右的价格出售。

“干一个月,前半段主要卖月饼券,后半段以回收月饼券为主。”在老李的名片上,抬头赫然写着“××酒家饼票集团”。老李的伙伴们说:“我们已经连干几个中秋节了,干一个月的收入够半年花。”

月饼券的回收价如何确定?老李说,不同厂家的回收折扣不同。一些高档酒店的月饼券在市场上比较受欢迎,回收价最高可至面值的4折。普通酒店或饼家的,回收价只能达到面值的3~3.5折,甚至更低。

老李们干的买卖并不稀奇,在广东湛江,甚至有一个回收月饼劵的固定市场银海酒店门口的马路边。

9月7日上午,尽管天气炎热,但数十位戴着草帽的妇女仍从早到晚坚持站在银海酒店旁的路边,等待客人的出现,其“竞争”的激烈程度远远强于广州。

有人回收月饼券是为了先买后卖赚差价,记者深入黄牛群体了解到,若买卖月饼券赚差价,可赚20元/张。

有人却另有“深意”。一名妇女透露说:“我们把回收的月饼券卖回给(月饼厂家)老板,每张赚5元。”

月饼券的秘密:厂家卖了自己印的“纸”

广州黄牛老李向记者津津乐道于这个行业“空手套白狼”的一面:“手头最多的是双黄纯白莲蓉月饼券,其实仓库里没货,但劵还在卖。”

“券比饼多”,已成为广东月饼市场的法则。老李说,每年中秋月饼券都卖不完,但他们并不担心,因为酒家会回收月饼券。

除了“券比饼多”,月饼厂家近年来还默契地制定了一个规矩:把持券领取月饼的截止时间定在农历八月十三。此时,距离中秋节还有两天的时间。

湛江某海鲜酒家一名黄姓经理告诉记者,以前每家酒家都会把月饼卖到节前最后一刻,但大概从两三年前起,开始有了上述行业规矩。“这是因为每家酒家卖的月饼券都会多于实际生产的月饼。如果月饼卖得好,可以追加生产;如果卖得不好,可以回收月饼券。”回收月饼券,靠的是黄牛。

如此一来,月饼券成了一种“虚拟经济”,它的流通过程成了一条灰色利益链。

天涯论坛上,网友“海富城”分析了月饼券的流通过程:公司以6折~7折的价格从厂家团购月饼票发给员工;员工以4折~6折的价格把月饼券卖给黄牛;黄牛把倒卖不掉的月饼券以4折~5折的价格卖回印券的厂家。月饼券转了一圈,厂家实际上却并未卖出一个实实在在的月饼,月饼票于是演变为一种“期货类的金融商品”。

厂家卖了一张自己印的“纸”,就可以赚取相当于券面面值2折的真金白银。

据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知情人士透露,在2001年南京冠生园的“陈馅月饼”风波发生以后,国家严厉禁止使用陈馅,许多二三线的酒家不敢生产过多的月饼,担心卖不完导致积压损失。

而且月饼市场长期以来被一线厂家占据,二三线厂家生存越来越艰难,只好铤而走险,利用炒卖月饼劵从中牟利。

月饼的暴利

50元的成本300元的售价

在这条利益链中,厂家赚到了钱,黄牛也赚到了钱,不爱吃月饼的消费者把月饼券折现了,爱吃月饼的消费者以低于标价的价格买到了月饼,构造了一幅“多赢”的局面。从中似乎找不到真正的反对者,这条利益链看上去牢不可破。

而“天下没有免费的晚餐”,在业内人士看来,月饼券的“超印”实则损害了市场的正常运转,最后埋单的是消费者。他们并不讳言,目前市场上的月饼定价普遍虚高,“灰色利益链”在各个转手环节均有利可图的表象背后,实际上是由月饼高额的利润在支撑。

今年中秋节前,“今年月饼涨价约一成已成定局”的新闻传播极广,新闻来源是中国商业联合会,该会在节前一个多月发布报告称:“今年以来,月饼生产的相关原辅料普遍上涨,其中面粉上涨10%左右,白砂糖上涨30%左右,花生油上涨10%左右,豆类涨幅均超20%,包装材质、人工成本、运输成本等相关成本涨幅也均超过10%。”

然而从实际情况看,原料价格上扬并没有影响月饼行业可观的利润空间。

湛江某海鲜酒家的负责人黄经理向记者透露:“代工生产的月饼平均成本为25~30元/斤。小月饼按个计,2~3元一个,大月饼(特指一斤以上一个的月饼品种)按斤计,8~10元一斤。包装也要成本,铁盒一般6~7元一个,纸盒7~18元一个,最高档的包装盒30多元一个。”

以该酒家的两种月饼礼盒为例,某款高档月饼标价298元/盒,内含8个小月饼,月饼本身的成本是24元,加上包装成本,总成本约为50元。

另有一款三斤重的大月饼礼盒,标价368元,总成本也不超过50元。该酒家给出的团购价一般为标价的7折,同样暴利。

高额的利润让这个行业日趋拥挤。中国焙烤食品糖制品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0年全国生产月饼的企业有上万家,年产量超过25万吨,销售额超过150亿元,行业主要骨干企业和地方知名品牌企业年平均增速超过15%。

甚至非传统月饼生产企业也来分一杯羹哈根达斯、星巴克、雀巢等洋企业如梦初醒般地积极进入月饼市场争夺中,它们意识到这块“一年一度”的巨大市场仍在连年扩大。

不少二三线酒家也来凑热闹。月饼的销售周期短,这些商家往往不设立自己的生产线,而是交由他人代工。

广州市场今年的月饼销量预计超过800万盒,超过去年700万盒的销量。业内对广州月饼市场的前景看好,预计明年广州的月饼销量或可超过1000万盒。

最大的需求

企事业单位的“大单”

媒体人“钱真多”说:“差不多十年前,每到九、十月份上班的时候路过采芝斋、九芝斋这样的杭州老牌糕点店,我总喜欢买一袋现烤的鲜肉月饼做早饭。我记得那时候是5毛钱一个,后来慢慢地1元、1.5元、2元地涨上去了,今年没去消费过采芝斋,家门口另一家新开的糕饼店已经涨到2.5元一个了。如果有月饼期货,那该多好呀。10年涨5倍,略输房价,稍逊黄金,但肯定跑赢了大多数理财产品。”

其实早在2004年,国家就开展过对“天价月饼”的整治,但是作为一种特殊的节庆食品,月饼被附加的送礼需求却并未随之减弱,反倒有增无减。近年来,一线月饼生产品牌加紧采取团购、网购、电话预定的方式由明转暗销售天价月饼,而非主流、非传统生产月饼的二三线厂家则纷纷推出了自家品牌的定制月饼,并通过发放月饼劵牟利。

在二三线城市,这种市场变化表现得尤其明显。广东省湛江市的月饼市场一向竞争激烈,其下辖的吴川市于去年9月获封“中国月饼之乡”称号,并举办了首届中国月饼节,每年中秋湛江市各大酒店都会推出自家月饼。

对这些酒店来说,客户的主体并非个人,而是企事业单位集体订购的“大单”。

每逢过节,各企事业单位就向有长期合作关系的酒店购买月饼劵,一方面发放员工福利,一方面满足礼尚往来的“人情需求”。因为数量大,也能拿到比较优惠的价格。湛江市某银行分行办公室主任林铭(化名)说:“我们一个分行就订了1000张(月饼券)左右。”

今年中秋节过去了,一年一度的“月饼节”混战也告一段落。“不爱吃月饼,每年月饼的唯一意义就是送礼。”白领梁女士这样总结。

“月饼经济”观察:

10年“噱头”演变路径

“月饼经济”形成已久,其中存在的问题并非一朝一夕就可解决。2005年6月,国家发改委、商务部、质检总局、工商总局联合发布了《关于规范月饼价格、质量、包装及搭售等行为的公告》,6年来,月饼行业一直在“乱”和“治”之间徘徊。

近日有消息称,对相关标准的修订将在今年完成、明年实施。已经乱象频生的月饼行业,会迎来新一轮的“大治”吗?

月饼曾搭上房子来送礼

本世纪初,曾出现中秋月饼上市越来越早、价格逐年走高的现象,离谱的“天价”月饼一度在全国各地争相上市,让国人大开眼界;商家不仅在月饼中加入燕鲍翅等非传统的高级馅料,更通过搭售贵重物品抬高价格。

当时,月饼作为礼品的性质被空前放大,在销售月饼时搭售烟、酒、茶叶都很常见;还有附赠白金项链,附赠高尔夫球杆,附赠一副钛金制成的中国象棋棋盘的……凡此种种,层出不穷。

2003年中秋节,昆明出现标价31万元的月饼礼盒,其中甚至包括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住房。

2004年12月,国家发改委对全国有代表性的91家月饼生产企业和116家大中型商场(超市)开展了月饼成本价格专项调查,按每500克单位价格将月饼明确分为低档、中档、高档和天价月饼四个档次,其中500元以上被归为“天价月饼”。这是国家开始下决心整治天价月饼的第一步大动作。

月饼券大行其道

2005年6月,国家发改委、商务部、质检总局、工商总局联合发布了《关于规范月饼价格、质量、包装及搭售等行为的公告》,公告第一次明确要求月饼生产企业合理包装,不得以任何形式搭售月饼。

公告本身没有在现有法律框架外设定新的处罚,但违反公告援引的有关法律条款需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比如经营者违反明码标价规定的,依据价格法,要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可处5000元以下的罚款。

有专家认为,对月饼厂家来说,跟所赚取的利润相比,付出的代价实在不值得一提。

“天价月饼”虽然得到整治,厂家不再在超市中摆放奢华的月饼礼篮实物,却又开辟了网购、团购等渠道,并发行月饼劵,暗箱操作。长期以来,月饼劵一直被广泛和“巧妙”地利用着。

新标准明年实施

8月31日,中国商业联合会发布了2011年月饼市场运行情况报告,报告指出:个别二、三线城市仍有月饼过度包装现象;有的非主流月饼生产企业不以大型商厦、超市为销售终端,利用政府监管空隙和市场空白,突击销售过度包装产品,且销售时间短,不易监控;个别酒店、餐饮企业团购、网上销售月饼,仍存在过度包装现象。

对此,中国商业联合会副秘书长、月饼强制性国家标准第一起草人张丽君透露,今年9月底前将完成月饼国家标准修订工作,力争今年发布,明年5月份前实施。

Advertisements
分类:社会+人文, 经济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