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人文, 经济, 感想 > 真知灼見、鞭辟入裡~讀《P民史》

真知灼見、鞭辟入裡~讀《P民史》

1.英雄當死

   晚间睡了一觉,问女儿饿不饿,于是去吃小肥羊。结账的时候,旁边一桌在结账。等我们出来,我问女儿,你有没有注意隔壁一桌结账的情况?女儿问:什么?我说:坐在你边上那个女的拿了钱出来,但是手没有伸出去,只是说说而已,她并不像付账。而对面那对夫妻,男的起身去了柜台,这是真正想结帐的。

   女儿笑笑,她对此不感兴趣,正在关心自己的卡片。

   言归正传,飞航途中,买了吴思先生的《血酬定律》。一直知道这本书的内涵,但是没有看过,花了一个半小时看了八成。

   这是本伟大的书,吴思把整个中国历史的大粪从美丽的躯体里剥了出来,臭不可闻,然而却是中国的本质。

   其中有个故事剖析p民的算计,我并不是完全描述,拆解一下其中的逻辑。

   清朝某地一直有贩私盐的传统,但规模不大,只是普通民众的生计来源而已,与大盐商的利益有冲突,但并不危及到生存问题。不过,由于乾隆下江南,盐商接待的不错,因此得到了恩宠和许诺。盐商还是利用官场力量挤兑这些私盐贩子。这就威胁到了私盐贩子的生存,因为那些并不能发财,但是却是安身立命的生计来源。

   这个时候开始计算人性命的价值,私盐贩子是饿死呢?还是奋起一搏。算计在于地方官是维护盐商的发财扩张梦想呢?还是维持一方安稳。代价是多少?

   双方在计量的时候,有出头者振臂高呼,于是开始大乱,围攻了衙门。

   地方官很明白当地的民情,立即告示,说按原来方式继续。然后再谋划领头者的事情,普通参与者既往不咎。民众很快情绪平复下来。但是军方不肯放弃立功心切,开了队伍过来。民众感受到了生存的危险,在领头者的带领下武装攻击了军队。清朝军队腐朽不堪,被击垮了。

   事情闹大了,军队撤退,还是地方官来处理。

   地方官的策略不过是原来的计量。

   历史上的地方官对于p民心理研究很透,无非一个生存底线问题。顺民的代价是让他活下去,而不是压榨到死。盐商的做法,和军队的做法都是逼人于死地,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结果就是p民算计生命的代价,民不畏死,那就是执政者的噩梦了。

   这里说起一个现实中的讨论。咸蟹认为私营企业做事没有底线,在达到足够强大的原始积累之后,与官勾结,就会做出很可怕的事情来;鱼头认为私企如果不能持续保持企业的道德感,就不能长久生存,会被市场淘汰。我个人的理解是,国企管理层有卸责的本能,因此不会做恶劣的事情,但是也不会有效率;而私企出于压榨最后利润的本能,官商勾结是最迅速的一条路,没有底线是可能的,也是不能长久的,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私企老板能够有长远眼光。

   根源在于无恒产者无恒心,基业长青的理念不存在,都是捞了一票就走的思路和路径,因此无底线反而成为常态。

   但是你把所有一切寄托在国营体系上面,执政者就会给自己身下埋了一颗炸弹:国营体系无效率,就业是不能指望的。一旦私企被压榨死光,失业者成为流民,就会计算生命的价格,是起而行暴力,还是做顺民,你简直不能做选择题,成为小偷、强盗,进而造反是一定的。

  话题转回来。

  地方官的处理是到位的,事情平息,p民继续做顺民,英雄当屠。因为p民开始算计得失,把原来为自己出头的人卖掉,当然好过庇护。这个时候地方官再推一把,宣称送贼前往者,给多少赏钱。乡亲们算一算银子,就把领头者绑了送官。

  我在论坛写东西的时候,有好事者激老王,说要我做鲁迅。

  那些家伙都是不怀好意的p民。

2.投名狀

   上世纪四十年代,哈耶克写《通往奴役之路》,是那个世纪最伟大的哲学著作之一。但并不被大多数人理解。资本论和凯恩斯主义的信奉者席卷了全球。那个年代的世界各国曾多少都试用过左翼的社会主张和治国策略,包括英法这样的老牌帝国。

   几十年后,这些国度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英法拉美印度等等不仅仅在经济上一无建树,而且产生了社会动荡,阿根廷直接从世界第六的发达国家坠入发展中国家队列,这是唯一的一个国家再没有回到发达国家阵列。

  哈耶克的理论不容易为p民和代表其选择的政府接受,而老马和凯恩斯主义的理论很容易煽动人心。其实,这有什么稀奇呢?中国人在几千年前就发明了这类理论,那就是均贫富,暴力革命的一套。

  古老的宗教和主义都有一个倾向,给p民描述天堂,只不过宗教宣称的是来世,主义描述的是现世。宗教改良后,能够一直生存发展下去的原因在于来世没办法算账;主义却给自己设了个套,宣称现世就可以共同富裕。达不到目的时候,就只能均贫富了。一旦要均贫富,那就是要牺牲一批人。

  宗教和主义要牺牲异教徒时,对于神仆来说,重要的不是精神,而是这些异教徒手里的财富。夺其一百,给p民三十,自己腰包里装七十,这是可以算计得失的。

  你如果沿着这条路径去理解哈耶克的哲学理论,就能明白,对于p民来说,描述天堂,非常容易忽悠他们脆弱的心灵。p民从来不会思考,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你把命运交给一个好皇帝,一个清官体系,要公平,怎么可能做到?人性的贪婪,决定了乌托邦里划分财富的人必定要留下自己最大的那一块,压榨p民是一定的。这就是通往奴役之路。

   对于拿到天下的人来说,这个牧场是他的,他会考量基业长青,会维持奶牛们的生存,以方便长期挤奶。但是皇帝下面的众臣子来说,他们只是奴才。皇帝不差饿差,当差的压榨p民是一定的。而一个皇帝是管不了普天下的官僚阶层的。

   这就是乌托邦无法实现的原因。

   但是p民做顺民有自己的算计,只要不威胁到生命的价格里面,他们是不会起来行使暴力的。历来所谓的农民起义军都是流民占了多数,因为他们安身立命的基础没有了。即使是这样,流民一旦有了口饭吃,队伍就垮了。所以,领袖是洞悉人性黑暗的伟大人物,从陈胜到宋江,一定要立下规矩:投名状。你先杀人入伙,这就基本上断绝了你下贼船的路。同时,包括黄巢、李自成、张献忠、朱元璋这些人,在造反初期,一定是攻城屠掠,烧杀抢劫。造反者在屠杀一座座城池之后,就会计算自己的得失。杀人劫掠强奸等等,不仅仅获得暴力收益,满足性欲,而且对于领袖来说,这些人要回头,是越来越难了。

   我在博客里曾经苦劝一个粪青,他信奉革命,对文革充满向往。只是他不会知道,一旦暴力革命形成,鼓惑者要成事,一定会要p民缴纳投名状。然后攻城屠掠,p民和我们的父母兄弟妻儿老小,都会置于死亡的危机之下。乱世人不如太平狗,从黄巢起义到太平天国,数千年来,每一次大规模的起义,都是以数千万人的死亡为结

果。黄巢、张献忠、李自成、朱元璋,在养活军队时,都曾经大量屠杀人,以作口粮。历史上有记载,很多人没有承认过,但是从逻辑推演,这是存在的。因为大乱起,农民不再种植粮食,p民要活下去,只有两条路,要么参加军队吃人,要么被人吃。

   从英雄当屠到投名状,这是中国历史人物的两大选择,谁最没有底线,谁获得最大收益。

   而选择他们的p民,要么卖了自己的救世主,要么被自己的救世主卖。

3.回到廣場

   文革期间,老毛为了对付各山头的权力之争,一夜之间掀起青年人到街头广场。

   p民到广场比较容易,回到家里比较难,后面是长达十年的浩劫。文革的造反派和红卫兵几乎彻底颠覆了整个政权的运作,整个工业和教育体系崩溃,只有农业和医疗系统勉强维持运转,一个国家的正常功能消失殆尽。更惨的是,文革彻底摧毁了中国传统文化和家庭伦理。许多父子、夫妻反目,人们为了撇清自己,与亲人划清界限,甚至亲自批斗。这个伤痕直到三十年后都没有消失,伟大的哲学家顾准死在监狱里,他的儿子到现在还恨他,一直到现在,甚至还在公开场合批评死去的父亲。

   怨恨,可以让贞子变成恶毒的鬼,也可以让中国人背负着,互相仇视,直到死亡。唐三藏西天取经,原本要化解这些恶念,但是很显然,他失败了。

   过去的三十年,庙堂以经济发展替代自由,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只要p民能够看到实在的利益,他们并不想上广场。为何现在行不通了?老干部非常忧郁:我们打下了江山,为他们发展经济,建起高楼大厦,为何他们恨我们?

   根源在哪里?

   如果你听说国家的富人只有1成在私营体系,你会惊讶吗?你会。从高利贷事件中,你会明白,真正有钱的是谁。在最初的二十年发展中,私营体系积累了大量财富,后十年这些财富已经发生了转移。现在的私营企业大多数是中产阶级。

【從事後諸葛亮的立場,也即史家的立場看:當初的改革,雖然是出於無奈之舉,但實質最後變成了“養肥豬”—P民永遠是被養肥的待宰的豬!從蘭世立到黃光裕,從牛根生的“蒙牛”到馬雲的“支付寶”,無一不是“殺豬”分肉!因此,在不能保護私有財產的政權or地方,是不可有恆產的,知道猶太人為何滿世界流浪了吧?但是,古兲朝人就不同,這裡不細表了。】

   无论是通往奴役之路,还是血酬定律,告诉我们的道理,在于一个经济发展的社会,没有自由和制衡体系,最终变成了一个财富输送沟渠。今年有可能财政收入达到10万亿人民币,这是水面上的;水下的潜流输送,大概与此数字相当。

   左和右在主张上没有太大区别,但是极左认为变革这一切,需要p民回到广场,暴力推翻一切,重新来过。这没有用!

   这个国度要进入文明开放的社会,只有全民和解,建立制衡体系,人人监督人人,向上输送的沟渠才会枯竭。尊重私权,开放市场,私有企业有恒产才能有恒心,扎根于此,做基业长青的打算,解决社会需要的经济发展和就业问题。

【所言不謬,但是,要做到談何容易。鄧矮子就是看到了這樣做,必須先控制人口,才竭盡所能搞計劃生育!沒有人口控制,想做到這一切,就必然要有龐大的經濟基礎做保障,這是現在的科技和資源所無法承受的!按咱的估算,人口不超過6億,基本可以做到。而現在則超過1倍,本來可以滿足1人的資源,偏偏要分成一半,。。。另:全球化也是助長資源快速不公平流失、財富短期急劇增長的便利工具。因此,種種矛盾的匯集,積重難返,此生對兲朝不抱什麼希望了~】

   对于庙堂,没有理解的是,你要一个高压锅,还是要一个炸弹?民主体系是一个高压锅,四年一度的选举,给了p民一个出气口;从上而下建立的官僚体系是一个炸弹,因为权力寻租、利益输送是永远不可能制止的。

   只不过说,我这些都是屁话,没有人会去做的。

   历史的轮辙告诉我:庙堂一定选择把高压锅的口子堵住!为了避免流民阶层形成,要依赖私企解决就业,所做的就是充分竞争市场你去打拼,资源市场上交国企。问题在于,这个方法已经行不通了。自由市场告诉我们,当市场被扭曲后,各类报复就以市场自己的形式出来,一只温良的羊,突然满身是长满獠牙的嘴巴,这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市场。

   金融的逻辑基于贪婪和恐惧。国有银行只有恐惧没有贪婪,他们的算计是国有体系有国家兜底,即使效率不高最终也会有人买单,因此贷款去了国企。这对私人没有好处,于是寻租者利用各种渠道把资金给高利贷者,高利贷去了私企。私企在一年前就安排了护照和签证,以至于高利贷者蹲守美欧领事馆都没有看到欠债的企业主身影,证明这些企业主已经不相信自己能够活下去。这些企业主对实业的恐惧,也就是庙堂的噩梦,因为他们不玩了,就业市场在哪里?【而真正的滯脹和經濟衰退,其實就是就業市場的萎縮!美國佬(小奧黑)就是怕這個,就是拼了命要解決這個!】

   最终,这个烂摊子一定是政府出面收拾,国企不得不全面接管经济。在最初的三十年里,在全球历来的经验里,国有体系都是无效率的,无法解决就业问题。

   上山下乡的源头在于当年的国营体系已经无法解决数千万年轻人的就业,留在城市里是巨大的不稳定因素。【這是真正的原因~!是50年代為了備戰而大搞“英雄母親”大肆生育的直接後果!】即使下乡,也没有在农业里解决就业问题,到文革期间,全国经济已经在崩溃边缘。邓公不得不在1978年稳定政权后开始改革,他的选择只有两条路:大饥荒饿死数千万人,或者改革让所有人吃饱饭。

   我非常反感现在理论界的一种说法,说邓公当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为了产生垄断资本家。

   这是放屁。

   在一个体制内,邓公做了他力所能及的最大努力,以变通的合约:承保责任制,暂时解决了私权问题,激发了广大p民的创业热情,耕作农业,创立私企。

   而朱相在体制内,也做了力所能及的最大努力,让国企工人下岗,促进私企发展,开拓了出口市场。

【但他看到了初一,沒有猜到十五:膿包的確是擠了出去,但是這些膿包都是活生生要吃要喝的大活人!他們沒有了保障,就得靠錢了,而現在的執政,恰恰把這條命脈掐死了!】

   但是宿命,是一条自食其尾的蛇,封闭社会的利益输送自然而然的发生,向上的沟渠自动形成,最终形成的是倒退回到起点。

   当市场失效,私企逃亡,就业市场不再有人维系,p民回到广场的路途就越来越短了。

Advertisements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