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轉]中國的能源管線夢

[轉]中國的能源管線夢

(原載《外交學者》)作者:Richard Weitz

俄羅斯與中國石油管線屢屢成為媒體頭條消息,但雙方真的是天作之合嗎?

俄羅斯與中國相連的新石油管線於新年啟用,獲得媒體大篇幅報導,突顯此事的重要性。

俄國在2009年成為全球最大石油生產國,中國則在2010年躍居全球最大能源使用國,這是兩國第一條原油直接輸送管線,有些分析師指稱,再加上既有鐵路運輸量,俄國出口至中國的石油總量將在幾年內翻漲一倍以上,屆時將大大改變雙方能源關係,因為長期以來,兩國能源策略大多獨立運作,有時更相互競爭。

不過實際上,俄國輸往中國的石油量短期之內不太可能大增,雖然俄國希望拓展亞洲市場,但未必非得以中國為主。

2008年至2009年間,俄國在中國石油進口量占比自6.3%增至7.8%,成為中國第四大石油供應國,兩國地理位置鄰近、俄國能源蘊藏豐沛、中國能源需求快速成長,但雙方能源買賣比例卻這麼低,令人意外。

此外,相較於非洲與波斯灣,俄羅斯的石油與天然氣產地與中國較近,其他地區的油氣必須循海路抵達中國,易受外國海軍與海盜阻攔,而俄國能源則可自安全的陸路直接進入中國。

既然如此,為何能源貿易量未突飛猛進?過去關鍵在於連結兩國的運輸建設不足,俄國原油若要運往中國,多數得取道串連哈爾濱及海參崴的鐵路,這條路線運量有限,且營運成本頗高。相較於直接以管線運送,鐵路運送不僅費用高出2.5倍至3倍,且兩國鐵軌寬窄不同,必須更換列車,也增加另項成本。

故透過管線運送油氣,效能明顯較高,但俄中雙方為了興建哪條管線、地點、施工時程、成本與維護費用分攤等問題,多年來始終談不攏。

因此這條新管線更顯得重要,不過部分媒體評論似乎誤會,將「西伯利亞東部-太平洋」(ESPO)管線和這條俄中新管線混為一談。

ESPO管線2013年或2014年完工後,將緜延逾4000公里,長度達世界第一(總工程費用達250億美元,亦為俄國在後蘇聯時代最昂貴建設計畫),而此次連結至中國的管線只是其中一項分支。

一星期之旅

原油要從俄羅斯輸往中國需時一週,起自俄國遠東區城鎮Skovorodino,進入中國黑龍江省的漠河縣,再橫越內蒙古,抵達中國東北的大慶。

俄中管線中國段由中國石油天然氣公司營運,原油從大慶送入東北管線網,分配至大連、撫順及其他城市的煉油廠。

雖然多年來,俄中官員都在討論,是否能建立直達管線,但俄國能源公司普遍缺乏資金,也不願承擔投入大筆興建成本的風險,故直到最近才定案。

2009年4月,俄中雙方簽定250億美元的以貸換油協議,中國發展銀行貸款給俄國國營能源公司,讓他們能興建及營運長67公里、連結Skovordino及漠河的管線;中國石油集團亦承諾,要興建上千公里的管線,從漠河將原油運至大慶的精煉廠;之後俄國Transneft公司再建立支線,由俄國Rosneft在未來20年供應三億立方噸的石油。

有些分析師預估,這條管線在未來幾年內,將使俄國輸往中國的石油量增加一倍,而新管線石油運量也很高,據2009年協議,俄國在2011年至2030年間,每年平均要運送1500萬噸的原油,相當於每天約30萬桶。

中國海關人員以現今全球油價估算,兩國貿易量一年將增加80億美元,多數會直接落入俄國政府口袋,或是轉化為稅金,又或是交給國家掌控的能源公司;而中國政府則會賺進15億美元的關稅,但這項預估極為樂觀。

若預估俄國運至中國的石油量很快會倍增,前提是假定鐵路運輸不會中斷,當初中國開始透過鐵路進口俄國原油之時,正好是2004年,俄國國營企業Rosneft取得Yukos石油公司大批資產前後,該公司老闆霍多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與時任總統的普廷(Vladimir Putin)發生衝突,公司隨後遭到瓦解,霍多科夫斯基及幕僚也入獄。

中國當時提供60億美元貸款給Rosneft,收購Yukos公司剩餘資產,以交換4840萬噸石油,Rosneft的收購價格極低,中國也以每桶17美元的超低價,預付購買近5000噸石油。

這紙合約即將到期,Rosneft不願延長效期,認為油價遠低於全球市場水準,除非俄中雙方能另訂新約,否則俄國透過鐵路運送石油至中國很快會告終。

雖然中國官員樂見能藉由管線進口俄國石油,但長期而言,仍是俄國獲益最為豐厚,儘管俄國已是亞洲第七大石油供應國,俄國長五萬公里的石油管線網仍多數集中在西伯利亞西部,將石油運往歐洲。

是故多年來,俄國能源企業都試圖開發更多客戶,才不致於過度仰賴單一市場,也增加自己與新客戶的議價空間,俄國便希望在興建ESPO管線後,能將西伯利亞生產的大批天然氣,輸往想要降低對波斯灣石油依存度的亞太國家。

ESPO另一項重要性在於,石油並非全都輸往中國,中國必須與日本、韓國、東亞其他國家、俄國國內用戶相互競爭,過去在能源外銷政策上,俄國政府也曾有非關市場的考量因素,例如官員或許願意以低價將石油運往日本,換取日本在領土爭議上讓步,或是利用石油要求朝鮮在核子及飛彈政策上退讓。

俄中管線歷經多年期待後,終於落成啟用,但這未必代表俄國供應的能源總量就會大增。

莫斯科政府的東部發展計畫中,希望重振科技與工業活動,需要大量原本可能輸往中國的核能或水力發電,短期之內,俄國也不太可能將天然氣大量運往中國。

俄國能源大廠Gazprom與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CNPC)於2004年簽署策略聯盟協議,此後不斷研議天然氣買賣合約;時任總統的普廷於2006年3月訪問北京期間,兩間公司簽下瞭解備忘錄,打算穿過阿爾泰共和國(Altai Republic),興建連結西伯利亞西部與新疆省的天然氣管線,總長6700公里。2009年6月「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上,俄國總統府能源重臣塞欽(Igor Sechin)表示,俄國已準備好依中國要求,外銷大量天然氣。

但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於2009年6月赴俄進行國是訪問期間,Gazprom宣布,由於兩國在天然氣價格上尚未議定,詃公司無法依計畫自2011年起,透過阿爾泰管線輸送天然氣至中國,該公司本應自2008年動工興建管線,可是售價若談不攏,便不願投資工程費用。

俄國總統梅德維德夫(Dmitri Medvedev)於2010年9月訪問中國時,雙方同意自2015年起,將經過規劃中的阿爾泰管線,每年輸送300億立方公尺的天然氣至中國;然而總理普廷與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去年11月會晤時,也坦承在價格方面尚無共識。

中方希望以量議價,認為在合約有效期間內,全球天然氣價格將會下滑;但俄國人強調,這些天然氣大可輸往歐洲及其他亞洲國家,要求中國必須以國際市價購買,否則短期內,中國都等不到大量俄國天然氣入境。

××××××××××××××

本次普京到訪,上述議題是TG最關注的項目,也是普京手裡最大的牌吧。

 

 

 

 

Advertisements
分类:经济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