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關注幾則日本製造業(半導體行業)的信息

關注幾則日本製造業(半導體行業)的信息

冰冷雨天:日本家电行业还能起死回生吗?

核心提示:日本家电行业能否从这种困境中脱身而重新振作起来?到现在为止好像还没有什么迹象,不信只要看日本传媒对索尼新上任的CEO平井一夫的评价就知道了:不知道是不是一种讽刺,所有媒体在强调的都仅仅是平井一夫能讲得一口极其流畅,几乎没有口音的美式英语。没有办法,因为这位CEO并没有主持过开发或生产电子产品的任何经验。。

2011年是日本企业惨淡的一年,年初的东日本大地震和震后带来的电力不足以及泰国大洪水对日本企业的生产能力带来了极大的打击,而欧洲的金融危机所带来还不仅是欧洲市场的问题,现在已经发展成为了一种全世界范围的慢性市场萎缩,所以听不到什么好消息是理所当然的。

但这次日本家电产业所传出来的消息还是超出了大家的想象:预计日本三大家电生产厂家这次的年度决算全部会出现巨额赤字,其中索尼是2,200亿日元(大约29亿美元),夏普为2,900亿日元(38亿美元),而松下则会创下7,800亿日元(102亿美元)的公司历史和日本同行业最高赤字记录。

这种情况让人想起2001年IT泡沫破裂之后的日本家电行业。但这次和那次有很大的不同,那时的日本家电厂家无论是在世界市场的占有份额还是技术水平上都还保有相当的领先程度,而现在的日本家电厂商已经没有了这个优势。日本厂家在技术上也已经被韩国的三星所追上持平,而市场占有率就更不如人,整体说来日本的家电厂商已经沦落到了“一流半”的位置,所以这次出现的巨额赤字的意义比上次要严峻的多,日本传媒已经在用“家电行业站在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这样的说法来评论现在的局势。

在日本一直有一个“倒退的十年”的说法。追根究底,日本家电行业的衰败最重要的原因还就是在上次危机时的处理失误,上次日本家电行业在处理危机时放弃了日本企业在遇到经济危机时一贯采取的苦熬战略而采用了更加简单而且见效更快的“重组”(restructure)战略,就是裁减人员,尤其是那些薪水较高的人员,以此来消减支出。

这种方法本来是美国企业常用的度过经济危机的方法。上世纪末正好是战后日本经济最黑暗的时期,也是日本产业界最没有信心的时代,在当时流行的“全球化”的思潮影响下,不少日本企业开始质疑甚至抛弃传统做法,转而采取美国式方法,这样在IT泡沫破灭所带来的一时的市场休克过去,销售量回复之后,消减了的开支就使得日本的那些家电企业更快地恢复了过来,看起来一切都很顺利。

但是那种看起来简单而迅速见效的美国式做法实际上是会扼杀制造业的,美国现在的现实就已经说明了这种做法的危害,采用这种做法的日本企业当然也不会得到什么更好的结果。简单地裁减人员首先所带来的后果就是公司全体的士气下降,从而原本日本企业所特有的员工和企业之间的连带感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疑心生暗鬼的互不信任的关系。

裁减人员的另一个更为严重的后果是“资敌”,实际上韩国家电企业开始在技术上赶上日本企业也就开始于那个时代,一批在日本企业看来是拿着高薪而不干实事的老人被裁员,看上去既减少了公司的开支又给更年轻的人们提供了晋升的机会,但是这些被裁减的人中不少人是经验丰富的开发人员和项目管理人员,这些人在被日本公司裁掉之后去到了正在高薪迎候着这些宝贵人才的韩国企业。

原来以索尼的“晶体管收音机”,“随身听(WALKMAN)”,“单枪三束(Trinitron)彩色显像管”等技术为代表的日本家电行业一直有一个“革新”,“创新”的形象,但是在最近的十年中再也看不到日本人发明的这些东西了,但在同时日本的半导体电子产品的质量本身并没有下降,还是维持着世界顶尖的水平,但是日本的家电行业已经没有了将这些零件组合成震惊世界的产品的能力。新一代的日本设计师们的想象力很贫瘠,只会把这些世界顶尖品质的零部件胡乱地组合在一起,形成一种日本特有的被戏称为“加拉帕哥斯进化”的日本产品。最有名的就是日本的手机,每一个部分本身都是那么无懈可击的精致的日本手机不但就是无法打开世界市场,反而在i-phone的打击之下几乎是一个晚上就全面崩溃了,而i-phone里使用的日本零部件居然达到了60%以上,同样韩国的三星电子使用被索尼断言无法应用于大屏幕电视的有机EL材料开发出了52英寸的电视机,曾经是那么赫然不可一世的日本电子产业沦落到了只能为他人提供零部件的地步了。

日本家电行业能否从这种困境中脱身而重新振作起来?到现在为止好像还没有什么迹象,不信只要看日本传媒对索尼新上任的CEO平井一夫的评价就知道了:不知道是不是一种讽刺,所有媒体在强调的都仅仅是平井一夫能讲得一口极其流畅,几乎没有口音的美式英语。没有办法,因为这位CEO并没有主持过开发或生产电子产品的任何经验。

 

2012-02-08

 

日本制造的“加拉帕戈斯悲剧”

大概在1835年,达尔文乘坐的英国海军环球考察船抵达太平洋东部的加拉帕戈斯群岛——由100多个小屿组成的群岛如此孤立,离它最近的南美洲厄瓜多尔本土也有1000多公里之遥。在这个后来举世闻名的“生物进化博物馆”里,达尔文看到了世界上最古老的动物之一加拉帕戈斯龟,岛上的大多数鸟类也都具有独特的地方特色。达氏认识到,外部环境能能对物种进行选择,他的《进化论》灵感爆发了,人类从此告别了上帝。

将近两个世纪过去了,日本人现在认为自己成了加拉帕戈斯岛上的生物:该国赖以横扫天下的两大产品——汽车和消费电子陷入一个怪圈,在日本岛内依然一览众山小,于国际市场却节节败退。最典型的莫过于手机,松下和NEC是日本市场的巨无霸,逼得诺基亚、摩托罗拉、三星几乎要退出日本,但在日本岛外,那里还能看到松下和NEC手机?这种“日本制造”只在国内一路畅销,日本几乎成为一个光荣孤立市场的情景,被日本产业界唤作“加拉帕戈斯现象”。

最新的新闻是,加拉帕戈斯群岛外的茫茫海水也挡不住全球整合的坚船利炮了。进入2月份的第一个星期,先是夏普宣布,至2012年3月结束的财年亏损可能达到2900亿日元,是公司创立100多年来最惨重的赤字;然后是索尼,财年亏损预计达到2200亿日元,比此前预测高出一倍;接下来是松下,2011财年预计亏损7800亿日元,也创下公司有史以来的记录。

这不是日本企业近年来第一次普遍性萎缩。2009年的金融危机就瞬间逆转了日本九大电器巨头(索尼、日立、松下、东芝、富士通、NEC、夏普、三菱电机和三洋电机)的销售额与利润表。除了日元升值导致国内生产成本提高,全球市场下滑拖累日本外向型经济外,日本公司组织结构与社会劳动力结构不匹配,公司产品与市场需求不匹配的问题,也被日本工商业界反复提及。这些当然都是很关键的直接或深层原因,不过如果从《进化论》自然选择的理论看,日本人面临的根本麻烦,还是在巨变的商业生态系统中找不到自己的食物链位置了。

1950年代,世界质量管理大师戴明为日本指出了“低成本、高质量”制造强国的道路,其后“Made in Japan”盛极多年,以至于执拗的日本人在进入21世纪后,仍然试图将此法宝炼至极致,所以有丰田的“拧干毛巾里的最后一滴水”,有日本手机界“质量高到过剩、功能多到过剩”的自矜。但消费电子、汽车这样的离散型制造业早已走进模块化时代,技术扩散非常迅速,全球供应链整合也将成本精打细算到每个组装工身上,与韩国、台湾及至之后的中国大陆相比,日本制造的成本优势荡然无存,质量溢价也低薄到不足以抵御日元升值的风吹草动。

2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一批日本著名企业提出了“去制造化”的战略新思维,想学习IBM、苹果等美国公司,放弃庞杂的制造业务,以进军服务、软件、新能源、解决方案等重塑竞争力。从目前看,日本产业界的转型如海龟般缓慢。其中道理不难想见,一是习惯吃什么就喜欢吃什么,日本公司盛行的工程师文化难以支撑向客户和用户为中心的商业模式转变;其次,大批训练有素的产业工人成为终身雇佣制的企业无法摆脱的转型包袱,日本老龄化结构也不足以提供足够多投身第三产业的新兴人力资源;第三,日本产业的一大特征是多企业间股份千丝万缕,命运纵横相连,有长期合作、共同开发的传统,连进军海外都成群结队,其真正的事业核心还是在本土,日本公司的国际化始终是基于贸易关系的市场扩张主义,不能有效利用全球资源整合的价值增值。

在这个普世平坦的时代,光荣孤立注定是一种悲剧。无论现状如何窘迫,前景如何迷茫,日本企业尚能凭借那些不易被山寨的包含复杂材料、工艺和技术知识的“黑箱”技术退守高端制造的阵地,但正如经营之神松下幸之助喜欢的诗句,“岁月悠悠,衰微只及肌肤,热忱抛却,颓唐必至灵魂”,一个不断失去的国度很难有明亮的明天,日本如此,俄罗斯如此,中国亦如此。

 

2012-02-10

 

日本电子业“九级地震”:重组、退守和降薪

核心提示:日本企业的格局变得日渐局促,电子行业尤其如此,日本电子企业所能闪展腾挪的空间主要剩下3条:重组、退守、降薪。

刘燚

近日,在日本政府的牵头下,瑞萨、富士通、松下等三大半导体厂商计划合并旗下芯片业务,而瑞萨本身就是多家日企合并而来的。此前,索尼、东芝(微博)、日立已经合并了中小尺寸面板企业……“抱团取暖”是日本企业的长项,但是,当众多日企都要依靠这个长项谋生存的时候,问题就没那么乐观了……这成为日本电子企业走向衰落的又一个明证。

2011年年报显示,日本的主流消费电子企业几乎全面亏损。截至2012年3月31日的财年,索尼预计亏损29亿美元,它上一财年已经亏损32 亿美元;松下本财年预计将亏损103亿美元;夏普本财年预亏38亿美元。即便是一些侧重商用市场的电子企业也出现了历史性亏损,比如,NEC预计本财年亏损1000亿日元,理光将亏损460亿日元,业绩一直优异的爱普生利润也只有50亿日元,下降51%。

日本企业到底怎么了?

“四堵墙”背后的日企困境

导致日本电子企业全面亏损的原因,主要有四条:地震、日元升值、创新后劲不足和竞争对手夹击,这四大原因就像四堵墙将众多日企困在其中,动弹不得。

首先,很多人认为地震是一个“偶然因素”,不会长期影响到日企的发展,情况真是如此吗?其实不是。日本这个国家,资源极其匮乏,所以注定要大力发展高端制造业,通过制造业的利润换取资源。随着全球化深入,日本本土人力成本太高,又必须走出去,导致产业链的很多环节搬迁到海外,留给国内的就业机会主要保留在高端产业链环节,此次地震涉及到的也主要是一些“高端制造”环节。

问题是,这些所谓的“高端制造”环节大多数也是可以迁往国外的,只是日本政府为了保持就业率,强行要求各个企业留下的,不但成本高,而且风险大。反过来,政府只能不断给企业输血,以弥补这种高成本,日本政府负债率高居G8之首,这种输血是无奈之举。这堵墙是政府靠着高成本筑起来的,是反市场的,导致日本出现了大量僵尸企业,这种僵尸企业正在从公用事业扩散到电子行业,这是一堵难解的“国内政治墙”。

其次,日元升值无疑对日企造成了冲击,但是很多人对这种冲击也存在着诸多误解。因为日本的很多企业都在海外办厂,在海外销售,这些地区的收入和日元升值的关系不大,主要受到影响的是日本本土。问题是,日本的很多产业链也是“两头在外”的,即进口原材料,然后出口高附加值产品,这种情况下,如果日元采取贬值策略,固然可以在出口上有一定刺激作用,但是同时日元购买力下降,进口成本也大幅提升——两相抵消之后,贬值的效益恐怕并不明显。况且,日元人为贬值,受到美国的极大约束,这是一堵“国际政治墙”。

创新后劲不足的问题,可能更为本质。比如,一家苹果几乎抢占了小半日本数码相机市场的空间,一家三星(微博)几乎对抗了日本所有的液晶面板企业……甚至,索尼、日立等都要找三星代工,这些问题的背后,主要是因为日企在技术创新领域明显跟不上了。在软件和原始创新方面落后美国企业,在制造环节和营销能力上不如韩国企业。这是一堵“高端市场创新墙”,最近20年来,日本企业错过了软件革命、互联网革命,在新一代的 LED、半导体等原本占据优势的领域也未见优势。

最后,我们还要看到,除了在产业链更高层面临美国压榨,在同一级别面临韩国企业竞争之外,在低端市场也面对中国企业的竞争。在家电、手机、低端电子元器件等方面,大陆和台湾企业占据了相当大的市场空间,最终这道“低端市场价格墙”让日企在海外市场也失去了竞争优势。

组团崛起后的组团衰落

财团机制是日本企业的重要特色。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日本电子企业形成了“组团崛起”的态势,索尼、松下、东芝、日立、三洋、夏普、富士通、NEC、爱普生、佳能、奥林巴斯(微博)……日本以11大电子企业为班底,形成了一群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家电、电脑、手机、数码相机、半导体企业,在全球消费电子行业形成了细密的布局,占据全球半壁江山。

这些企业背后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高度结合,各个企业恶意挖角较少,而且经常相互支援,技术在日企之间分享,但是决不外泄。所以,这也就造成了日本企业的群体性崛起,但是又不像中国企业之间那样恶性价格竞争。这种企业之间的组团方式,也让日本企业一度直逼美国企业,让日本在长达50多年的全球市场里纵横捭阖。

60年一甲子,时也?势也。如今的市场已经大不相同,这些组团崛起的企业,也造成了若干历史问题。比如,最近30年,日本鲜有新崛起的企业,其中原因之一,就是这些大财团的大网太过细密,形成了集团性垄断,中小企业没有创新的空间,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被消灭了。当发生新的产业革命的时候,如果这些大企业抓不住,其它小企业的创新又存活不下来的话,就造成了这种日本式困境。

所以,在一个小的经济周期当中,日本的财团方式优势巨大,可以互相救助,但是,随着信息技术的深入发展,在大的经济周期挑战下,日本企业又出现了“组团式衰落”,20年前先是在金融和地产领域出现,如今,在消费电子领域蔓延。

面对国内、国际两大政治墙,高端、低端两大市场墙,日本企业的格局变得日渐局促,电子行业尤其如此,日本电子企业所能闪展腾挪的空间主要剩下3条:重组、退守、降薪。

从重组的角度看,日本在液晶面板、半导体、PC、手机和家电领域的重组已经非常普遍,所产生的规模效益到底有多大也值得怀疑。重组之外还要瘦身,NEC电脑甚至卖给了联想;从退守的角度看,日本电子企业正在日益退守到自己擅长的零部件精密制造、商用市场,日本电工、村田制作所、京瓷等业绩好于各大巨头,在消费电子整机领域正在走向全面覆灭;而降薪、裁员在日本是政治问题,也是文化问题,但是,恐怕也是最终不得不进行的选择。

即便如此,也难以扭转大势:如今,日本已经是电视机和音响的净进口国,这不是偶然。

 

2012-02-11

 

日本电子业恐慌自救背后:失意互联网

据报道,瑞萨、富士通、松下等三家日本企业打算合并旗下系统芯片业务。三家半导体公司的抱团行动昭示着,风光多年的日本电子业终于向现实低头了。这让人立刻想到去年另一日本企业整合案——索尼、东芝、日立等已合并中小尺寸面板。

这绝非两项普通案例。因为,日本政府基金参与其中,且它们的整合用意异曲同工,即集中两种核心硬件资源,迎合全球消费电子热潮。

但这股热潮2004年以来便已释放能量,为何日本如今才整合应对?而且,日本电子企业群过去一直习惯垂直一体运营,此时联手缘于“恐慌自救”。

三星、苹果及中国产业力量正让日本电子企业焦虑不安。

两大整合案,直接针对的正是三星与台企。过去3年,三星从夏普手中夺去苹果小尺寸面板订单,从东芝手中抢走闪存订单,并且已成全球处理器巨头。

台湾地区也让它焦虑。代工巨头台积电等一直享受着瑞萨等大厂订单。迫使日企外包的原因,一是日本品牌巨头影响力弱化,二是日本制造正承受成本压力。美元相对日元贬值,压得日本制造难以喘息。

几天来,索尼、松下等身陷亏损悲情。全球对日本电子业乃至整个日本制造业开始持怀疑态度。

一年多来,整合成为日本电子企业必经的自救之路。之前松下已吃下三洋,前不久日立与三菱重工也曾传出整合消息。

整合尽管是自救,但在事实上将可能动摇日本的电子工业发展体系。

过去40多年,日本一直被视为壁垒森严的市场。借助完善的产业分工,它在几乎所有领域都有数量庞大的企业,一度统治了全球计算器、电子表、MP3、相机、电视市场,在PC与手机领域,也曾具有强劲力量。

比如,惠普PC 2007年达到顶峰,但日本市占不过10%多。日企靠着群狼战术瓦解了巨头冲击。

背后支撑,正是高度细分的产业体系。如果仅比拼硬件与制造,全球几乎没有能独立挑战它的巨头。三星硬件虽强,但仅靠单一品牌出海,整体无力对抗。

但这骄傲的一幕,却被日益深化的互联网时代冲垮了。当美、韩、台湾地区及中国大陆开始全面适应这一热潮时,日本固守着硬件地盘。

截至目前,在互联网领域,日本几乎拿不出一个傲视全球的巨头,许多细分领域甚至不敌中国。

互联网依托的是全球品牌,尤其苹果、Google主导的移动互联网阵营。日本电子业在它们面前黯淡无光。2009年,9大日本品牌单季利润总和不敌三星一家,距离苹果更远。全球IT产业的增长驱动已由硬件转向互联网与软件。

几天前,索尼新任CEO平井一夫的一句话,大概传递了日企的危机心声:改革虽痛,也要切实推进,已没有犹豫时间了。

 

2012-02-11

Advertisements
分类:经济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