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人文, 经济 > 對通脹的精闢見解~

對通脹的精闢見解~

通胀如何颠覆社会根基?

凯恩斯:“透过不断的通胀,政府可以在人民毫不知情下侵吞重要的私产……破坏货币,将会潜移默化地颠覆社会根基。这个过程牵动了经济法则里面所有隐匿的毁灭性力量,不过百万人里面,却没有一个人察觉得到。”《和平的经济后果》(The Economic Consequences of the Peace)[舉一反三,通過匯率和Q2、Q3的其他金融衍生品小動作,就是侵吞別國財富!別特麼不好意思承認!又或者腆着臉說什麼經濟貿易或者神馬全球經濟一體化的,屬於願打願挨—去尼瑪的吧!]

通胀,就是钱的购买力不断被削弱;换个角度看,就是物品的价钱不断上升。常识告诉我们,百物腾贵是不好的,因为民众手上的钞票不断贬值。不过,一般人很容易跌入思想的陷阱,分不清价钱和价值[嗯,比如尼瑪神馬水果之類的靠不兼容都能成天價知識產權!]见到自己已经拥有的物品价钱上升,感觉就好似它们的价值也上升。但是当所有的物品价格都一起上升,每个人拥有的资产价格膨胀,其实没有增加到任何价值,这个现象,叫做货币幻觉Money Illusion)【不過只要你擁有了貨幣發行權,特別是國際貨幣發行權,哈哈~!就等着財富自動滾過來吧~】。

所以,通胀之下的第一个社会群众行为,就是越来越多人为了保值,会将储蓄变成持有实物资产【真的聰明人或政權,自然是要攫取—土地/疆土咯~】,而现代社会,最多人选择作为保值资产的,就是地产。另一方面,通胀惩罚储蓄,也鼓励借钱。通胀越厉害,社会上就越少人储蓄 ,越多人借钱;借来的钱,就是楼价不断上升的推动力。

上面所讲的现象,对香港人来说不会陌生。【嗯,看看港燦和呆灣阿土仔買加國地產,加國地產立漲;然後,等港燦、阿土們想保值時了,狂跌—就明白了!】不过,奇怪是在过去几年,又有一班人跑出来说没有能力置业,要政府打压地产霸权。先前,住宅单位交投稍为冷却了一阵子,但最近再有升温迹象,恐怕又会有人要拿地产霸权做通胀的代罪羔羊。

通胀下百物腾贵,楼价只是其中一部分。人有一种倾向,以为价钱就是各种生产成本的总和。但是别忘记,价钱取决于供和求两股力量。说物价贵乃因租金贵,是本末倒置。在现实世界,业主加租,是因为市场上有租客愿意付出更高的租金;有租客愿意付出更高的租金,是因为他们预期可以透过市场赚到更多的钱【應該還包括N多來錢容易的客源—這個不可不承認!e.g.:政府和機構埋單的~~~】。所以,租金升,是因为零售价钱上升;铺位价钱升,是因为租金升。这个关系,不要搞错。正如凯恩斯所讲,通胀的过程,政府在人民毫不知情下侵吞私产。香港虽然没有独立的货币政策,香港政府无法自行调整信贷来催生通胀。不过,自从有联汇以来,除了九九至○四年,绝大多数的情况都是通胀。在同一套经济法则之下,香港政府的库房有连年的盈余;尤其是○七年之后,港元跟随美元转弱【不得不插嘴!轉弱是因為摻水!還是尼瑪的巧取豪奪~】,衍生出近十年来最严重的通胀,无独有偶,政府也由这一年开始,一年接一年地录得超高盈余。说到底,都是货币政策下的幻觉。地产霸权要是有能力人为地将楼价推高,九九年后的香港就不用经历五年多的楼市寒冬。当然,最重要是,整个地产的利益链,最终还是回到库房里去。过去几年由美元的超宽松为特区带来的横财,已经开始令政府变得越来越大花筒,市民当中也越来越多人希望依赖政府派钱【因為沒有來路而所謂生活水準又不能降了!既然是民選執政,誰給派糖自然選誰,最終的後果就是那頭註明的豬—希臘!米國也一樣,不過這廝有還魂丹—美刀的發行權!】。通胀潜移默化地破坏社会根基,实在形容得太过贴切了!

——–李兆富

 

读书会分享讨论时,我问:“政府最重要的收入是什么?”大多数人答:“税收。”当然,在香港这独特的时空,也有少数朋友说:“土地收入。”税收,从来不可靠。远的不说了,就看南欧诸国,税率虽然够高,不过漏税的人更多。古代,官僚机器更加简陋,要征重税又谈何容易?其实综观过去二千年的人类文明,统治者最重要的收入,是发行货币;越是挥霍无度的统治者,就越要依赖发行货币来埋单找数。货币多了,如果货物一起增多,物价自然不变。不过,当太多的货币,追逐太少的货物,结果就会是物价的上升。物价持续地上升,那就是我们认识的通货膨胀。由古罗马到灭六国统一天下的秦始皇再到宋、元、明、清然后到今天的欧美和各国政府,历史说明统治者只要有机会,都想偷偷地多发一点货币,当见到物价升了,库房不够使用,又再多发一点货币,一直循环到系统承受不了通胀不断加大力度。走到最后一步,古代的结局叫改朝换代,现代版就是茉莉花革命。通胀令货币的购买力不断削弱,制造了赢家,也有输家。通胀的赢家,是有能力发钞的统治者,有能力借钱做杠杆的投机者,以及那些有能力从统治者手上拿到新银纸借出去的银行家;而通胀的输家,就是那些老老实实去储蓄,希望以劳力换取安稳收入的打工仔。

通胀,是一种看不见的税,是劫贫济富的税。通胀的日子越长,对社会文化的根本影响也越大。通胀鼓励投机,却惩罚殷实工作的人。不过在现实中,不是人人都会投机。结果,这些放弃了工作的人,索性变成依靠社会救济的政治动物。久而久之,社会上又多了一群靠政治投机为生的既得利益者。政府要安抚这一班人,要搞福利,也要搞贸易封闭政策,结果,开支又大了,货物却更少。香港实行联系汇率,所以物价升跌,也是由美元的强弱主导。虽然香港没有独立自主的货币政策,但这并不代表通胀带来的财富转移不存在。许多人理所当然地觉得,香港政府最主要的收入是土地,甚至将所有问题都说成是高地价的后遗症。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高地价只不过是通胀税在香港展现的一种模式?高通胀下的输家和赢家,也是高楼价高地价下的输家和赢家。毕竟,高地价源于高租金,高租金背后的动力就是太多货币追逐太少货物【總根源是人的貪婪的慾望,執行方式是美國佬開閘放水印美刀!】。其实九九至○三年,美元强势,这个模式被雪藏了好几年。不过○八金融海啸之后,美元又转弱,忽然间,香港又回到从前的模样,楼越升越炒,越炒越升;库房更加多钱到“使唔晒”。这些一切问题,都是源自货币被操控。可惜作为香港人,无奈是我们对这一切,一点影响力都没有。

--转自:《狮子山学会》,2012-02-02

×××××××××××××

港人的優點之一是受教化較阿燦們早,眼界開,但最可貴是擅反思!毛病當然就是令人厭的勢利和貪小~

Advertisements
分类:社会+人文, 经济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