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人文 > 看第四屆港首選舉所生發

看第四屆港首選舉所生發

 

港特首選舉 唐英年陷困境

【新唐人2012年3月18日訊】(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特稿)3月25日,香港就要選出第4屆行政長官(特首),而經過近2個月的競選「肉搏」,原先被看好的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似乎身陷困境,除了民望低外,還可能觸犯政治底線。

香港回歸至今,泛民主派一直形容特首選舉為「小圈子」選舉,理由是特首並非由一人一票選出,而是由選舉委員會選舉。

毫無疑問,選委會是北京方面掌控特首選舉及香港民主發展的工具。回歸前,香港舉行了首屆特首選舉,當時選委會尚未成立,由前身推選委員會選出特首,而當時推委會只有400人,成員來自社會各界代表。

到了第2屆,選委會成立了,人數增加到800人,委員包括60名有民意基礎的立法會議員。此外,進入選委會的各行業代表,也經由業內選民投票產生。

儘管選委會增添了民意基礎,但泛民仍然視之為「小圈子」選舉。

泛民批評特首選舉為假民主的另一個主因,是每次選舉時,外界都清楚看到,候選人中只有1名是北京方面可以接受的「欽點」人選─第1、2屆是董建華,第3屆是曾蔭權。

踏入第4屆,雖然泛民反對特首選舉的立場未變,但客觀而言,本屆選舉確實出現了令人意外的變化,一方面,本屆選委人數增至1200人,具民意基礎的人數稍有擴大;另一方面,北京方面「屬意」的「欽點」人選由1人增加到2人。

這次選舉共有3名候選人,他們分別是香港特區政府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前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已暫停香港民主黨主席職務的何俊仁,其中前2人被外界認為來自親北京和香港政府的建制派。

至於何俊仁,由於1200名選委中,泛民約只有200人,以過半數當選計算,他當選的機會等同零。

在特首選舉中出現2名北京方面可以接受的候選人,這是香港主權轉移以來首次。

一般認為,北京方面所以如此安排,當中原因是加強特首的民意支持度,以及為落實特首普選鋪路。

在過去3屆選舉中,由於特首早被「欽點」,民眾既無權直接投票選出,也無從挑選,以致對選舉感到冷漠。在這種情況下,原本就不是一人一票選出的特首,民意基礎十分薄弱。

本屆有2名可供選擇的候選人,客觀上帶來了競爭,對拉動群眾的參與情緒有立竿見影之效,為選舉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氛圍。

舉例說,自從唐英年和梁振英宣布參選後,社會和媒體關注選舉的熱情馬上提升,他們每天評論誰的能力較強,誰會當選等。

在自由競爭下,唐英年和梁振英的競選工作就像西方的民主選舉,建立自己的宣傳團隊,又公布治港政綱,且幾乎每天探訪基層市民或出席團體舉辦的政策說明會。

但有了競爭,隨之而來的也包括對候選人的「抹黑」和負面傳聞。

梁振英和唐英年公布參選後,媒體不斷報導他們過去不公開或不為人知的言行,發揮最大的監督作用,這包括唐英年的住宅有違建,及有婚外情和私生子女等。

至於梁振英,也被指在一項位於九龍西部的公共發展項目上涉「利益輸送」,目前已被立法會立案調查。

在近2個月的競選中,唐英年因各種問題被攻擊得焦頭爛額,而梁振英的處境則相對較好。

本月16日,3名候選人在11家媒體的安排下,首次公開辯論,期間各人除闡述自己的政綱外,唐英年為攻擊唯一對手梁振英,還聲稱梁振英曾在行政會議上講過一些敏感議題,包括以「防暴隊對付示威者」,及「縮短本地廣播電台商台的牌照年限,打壓言論自由」。

這些言論涉及自由社會的核心價值,即集會和言論自由,如是事實,將大大損害梁振英的聲譽。不過,梁振英已即時予以否認,直指對方捏造事實,無中生有。

除了梁振英本人強烈否認外,唐英年的談話也引來外界強烈譴責。過去曾參與行政會議的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說,任何政府都要保護機密,而維持行政會議保密,是百多年來都有效的機制,不應該破壞。

她說,政府應該譴責唐英年「洩密」,否則行政會議就不能有效運作。

曾是行政會議成員的前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王永平也說,不論所洩漏的內容是否屬實,政府都應就洩漏內容的行為表態,例如表示不認同,以維護行政會議的保密制度。

行政會議是香港的最高決策機構,由特首主持,成員包括各主要官員和幾位非官方代表,從英國管治香港到香港回歸以來,就一直以保密形式進行。因此,唐英年的上述舉措,顯然觸犯了行政會議的保密底線。

更嚴重的是,唐英年本人根本沒有證據支持自己的說法。相反,葉劉淑儀和前教育統籌局局長李國章卻挺身而出,證明沒有聽過梁振英發表類似談話。

在唐英年「洩密」後2天,北京在港喉舌文匯報發表署名評論文章,以不點名方式批評唐英年的做法。

它說:「多位前高官都指出,有關候選人的指控涉及行政會議的保密制原則,涉嫌洩漏政府的機密,違反了做官員的基本守則,做法不恰當和沒有分寸。筆者認為,這些批評確有道理。」

文章表示:「特首選舉還有最後一個星期,這樣的事情不應該再發生。」

去年底至今,香港親北京報章一直持平報導唐英年和梁振英的競選消息,未如其他報章,各有偏袒;這次文匯報以不點名方式對唐英年發出以上近似「警告」的言論,尚屬首次。

輿論普遍認為,唐英年所以如此冒險,是希望借打擊梁振英的形象,來拉近他與對方的民意差距,因為自從兩人於去年底宣布參選後,梁振英的民意支持度一直在40%至50%之間,而唐英年只有20%。

民意差距度如此大,當選的機會率大大降低,因為北京方面早已表態,本屆特首當選的條件之一,是「有比較高的認受(認同接受)度」。從民意看,梁振英獲群眾的「認受度」顯然高於唐英年。

根據當晚辯論後進行的民意調查,42%受訪民眾表示投票支持梁振英當選,唐英年的支持度只有19%,何俊仁為14.4%。換言之,唐英年沒有因為透露「機密」而得益。

非但如此,唐英年更因此引來沒有政治道德操守的罵名,而文匯報此時以不點名方式提醒他注意政治操守,未知是否昭示:這位原先被視為北京「欽點」人選之一的特首候選人,最終淪為伴梁振英的陪跑者。

×××××××××××××
終於看到一篇相對中立和中肯的評論第四屆香港特首的文章~
今天一天都在關注這個,(真tm鬼使神差啊,管老紙P事兒呢?!摔~~~
但是有神馬東西如骨鯁在喉,不吐不快,非吐槽不可了!
1)作為地區領導人(或者神馬組織的領導人,反正就是領導人啦)道德操守到底重要與否?
這個答案偶謹以就在最近德國罷免總統事件為例,其“涉嫌利用職權謀私利,收受商人好處”因而被彈劾,進而被請辭,繼而可能面臨訴訟和牢獄。。。看看那位恬不知恥的唐姓某高官的所言所行,就知道了,但是令人哭笑的是HKer居然挺他!以偶的小人之心推論一下(既然別人可以推論某人是地下黨神馬的,偶為毛不能推論?!言論自由嘛,偶也有份兒,自由不是你們的專利!):
唐是曾的後繼,這個關係絕不一般;然後曾“榮陞”特首,現在曾要卸任了,許諾唐再繼任。。。但是,北邊兒不覺得其人操行可擔當重任,(理由居然是跟平西王相類,可見面癱或反應遲緩真不是誰願意,而是必須呢—這是旁的,先不展開了)於是用放權的方式給了2個人選,其實是如法炮製台灣地區總體選舉而已。那麼,唐的輕鬆接任美夢破滅,之後的所作所為就盡顯他政治不成熟的本色了!但凡在正式的官方場合用突發爆料對方的下三路招數的主兒,基本都會被主流勢力集團所拋棄!沒有任何當權勢力欣賞反戈之人或三姓家奴的。。。
2)作為民主區域的公民,是要求地方首長必須維護自己的利益還是作為公民群起制衡領導並維護自己的利益呢?
從水門事件到伍爾夫請辭,我們都可以顯而易見地知道“制衡+司法獨立”對維護公民權利和民主自由的保障;再從日本政壇連年頻繁更迭首相和班底,可知不代表多數利益,沒有政治能力,就一定被趕走!那麼,反過來說,當初選上他又怕個p呀?!要跟國外大學一樣:上去容易,合格出來難!
3)選舉人制度與公投式普選的利弊?如何揚長避短。
以咱的孤陋寡聞大概知道選舉的方式有如下幾種:a)米國為首的選舉人制;b)老毛子式的普選式;c)兲朝式~嗬嗬
那麼,選舉人制度的可操控性在於大面積和數量地縮小了有效選舉人的質數量~使選舉成為可控;再看一人一票制,候選人如果被圈定了,那麼,你除了棄權或廢票,仍然可以將權利操控在可調範圍內;最後的咱就不浪費手指頭了哈。。。
綜上所述,任何選舉都有阿克琉斯之踵,那麼相較來說,第一種可操控成本最高,第三種最低;
接下來看看怎麼揚長避短的:第一種,只要有個反對黨佔多數的議會、監督和彈劾首席領導人即可基本保持平衡~ 第二種,候選人入選的條件公開,如被達到一定數量的個人或組織彈劾質疑時,必須退出,同時增補新人選;(其實,這中間可操縱的漏洞真不少呢~)第三種,逆淘汰!

 

Advertisements
分类:社会+人文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